25bc7284127198086c9fadf82cd299596eef8f5c
所修方向
应用物理学(交大理科班)
最终去向
本校直博
导师
殷卫海
荣誉
校级B等奖学金和C等奖学金2次,校级优秀团干
其他
东丽杯马拉松赛志愿者、参加致远书院支教一次

站在致远学院六楼自习教室的窗前,深深地吸一口眼前绿荫中的空气,看着一只白鹭展翅沿直线划过,我突然想起学子感悟还没写。

再吸一口气,回想着在致远的日子里。

大一时,交大要成立致远学院的消息是我在洗澡时,高中的朋友偶然告诉我的。如果他那天继续和我抱怨交大无美女的话,我恐怕现在还在电院焊着电路板。。。笔试、面试都一如既往,我倒是要说说面试时那两篇复杂网络的论文:坑爹啊,博士生也不一定能看的懂啊!坐在我面前的是金石老师,右边的是黄建国老师,左边的不认识。其实当时我右边的也不认识,只是后来常见认识的,左边的却再也无缘相见,即使四目对视,我也忘了他的相貌。只记得他问我陀螺为什么不倒;黄老师开始问我一个小定理的否定,接着问sin(n)为什么不收敛,我心理一笑,上来开始证sin(x)不收敛,老师没笑,轻轻地说这里n是整数,我直接蒙了想了好久没想出来,老师说算了,你就按实数证吧。我就面出来了。结果是喜人的,只不过浪费了我的飞机票钱——暑假补课,不许回家!!

炎热的夏天在宿舍里吹着冷风、宿舍外面打着篮球,在研究生楼上着大课(也睡过觉),感受着开业庆典般的服务和活动:看电影、大酒店,大教授、副校长,数学系主任、物理系主任,行政、教务,大学生活在这个暑假里,达到了巅峰。接下来的日子有单调,有辛苦,有多彩,有幸福……唯独还没有过我三年的保密期限。

学子感悟:

匆匆岁月、似水年华,从四年前刚入学第一节课,到四年后什么课都没有了。日子就滴滴答答地从水盆间、饭碗里、双眼前匆匆划过,我伸出双手去遮拦它,它又从我的手边划过。我怎么也挡不住它,于是我忙翻开书本,让它静静地从书间划过、划到我心里。

它还将轻轻地从理论的公式中,实验室的液氙旁,试管的细胞里,金融的数字上,信息的编码间静静划过。犹如一阵清风却没有拂面,好比一道彩虹却没有色彩,仿佛是客观事物却没有实体。当这一切的一切都划过时,似乎什么也没剩下。

不,不,你错了,当时间划过这斑斓的生命多彩的人生,当它划过数万小时的风云兼程的时候,它同样留下了一样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同样是客观事物没有实体,但她比彩虹绚烂,比清风更沁人心脾。这就是那一段段美丽的回忆和一丝丝动人的情愫。世界在变,但你我的感情不变;你我在变,但致远的情谊不变!

感谢窗外的白鹭,每次我没词了,他都从我眼前划过,大叫一声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