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bf4676628e57cbd4bb3f4e859198fa87aecc2f
所修方向
应用物理学(交大理科班)
最终去向
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
荣誉
校级B等奖学金2次、高教社杯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上海二等奖

六月到了,该毕业了。此时此刻,我觉得这四年的我是如此幸运。

刚进交大是09年的5月初,作为一名保送生我享受着提前入校的特殊待遇,心中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但并没有细细规划自己之后四年的人生路线。9月12日正式开学,我如愿以偿地进入联读班学习。开学后不久,我参加了交大理科班的选拔考试。笔试成功通过,但当时的我参加这个考试纯粹是想证明自己,而不是真心地喜欢理科。于是面试之前我很犹豫,最后也没有通过。然而,将近一年的学习让我逐渐觉得,相比于整天对着电脑写程序,也许纯粹的演算更能激发我的兴趣。于是在10年5月份左右,我报名参加了理科班的补招考试。笔试同样顺利通过,面试的时候我也不再犹豫,最后如愿以偿地走进了致远学院的大门。

以前下课后大家都会互相调侃;而在致远,下课后经常听到同学们在谈论:“这道题怎么做的?”“这两种方法有什么关系?”等等。挂在宿舍走廊墙上的一面面白板也让我感受到,这是一个更学术的集体,也给了我无形之中的压力。还好经过两个月的调整,我逐渐适应了这里,不但对数学和物理这两门课程有了一些全新的认识,和同学们相处得也不错。

大二下学期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更倾向于理论物理,与此同时,受到周围同学的一些感染,我计划本科后出国读书。事实上,我觉得很幸运能做出这两个决定。然后是大三上学期刷学积分,大三下学期学外语考GT,同时也在王斌老师的指导下,做有关f(R)宇宙模型的research。忙碌的同时,感觉自己正在一步步接近儿时的那个梦想。

大四伊始我转而和物理系系主任季向东老师做研究。他和之前的王斌老师拥有两种不同的风格。王斌老师对我管得相对较少,每次见面我们都温文尔雅地浅谈;季老师管得很严,脾气也相对不那么好(希望他不会介意这句话),所以我每次汇报都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当然,毫无疑问他们都是关心学生负责任的好老师。对我而言,也许我更喜欢季向东老师这样的风格吧,因为这样我会时时感受到一种鞭策。我最忙的时候基本上晚上两三点回寝室,第二天七点就要起床继续工作,即便这样,我也很少玩游戏减压,否则总会有一种负罪感。

渐渐地我喜欢上了这种生活,我也将季老师的这句话当成了自己的人生方向:本科生的时候要像博士生一样要求自己,博士生的时候要像博士后一样要求自己……

蛇年初我收到了来自石溪的offer,也算是个准留学生了吧。我清楚,那里竞争很激烈,同时我第一年还要自费,干得好才会转成PhD,所以压力很大。但我想起了叶曦老师对我说的,在致远的重重压力下我都走过来了,那么今后的压力也不算什么。何况,人是会成长的,作为一个男人也应该习惯于迎接一切挑战了。

刚刚发现好像之前说的一系列个人经历和毕业感言有点不搭,但愿没跑题太严重……不管怎样,我很珍视也很感激在致远度过的三个春秋,也希望致远越来越好。最后感谢一下和我一起学习生活过的所有老师同学们,虽然这句话一般是写给情人的,但我还是愿意在这里把它写下来:

纵此生不见,平安惟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