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9d0c7ffca677a563f8f9a1813c81d21a022e2fe
所修方向
数学与应用数学(交大理科班)
最终去向
Michigan
荣誉
上海市优秀奖学金,校级C等奖学金2次

写在前面的前面

这是一则致远学院亲身体验者为您奉献的电视导购广告般的体验汇报(史称忽悠),如果您允许我额外送给您一个忠告,那就是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给你的忠告。据我所知,只有两种方法验证一件事情的真实性,第一,严密的逻辑,第二,证据。如果您已经预备全盘接受我下面将要发表的言论,您的浏览器右上方有一个打叉,点一下,以防您轻则损失财产,重则腐蚀思想,荼毒灵魂。

前言

我刚进交大的时候参加了一个语文考试,传统的语文考试最后总要写篇作文,记得当时我对一本烂大街的杂志一通冷嘲热讽,那本杂志叫《读者》,我已经多年没见过它的踪影了,不知道这个杂志社是否还健在。狭义上来说,那是我的最后一篇汉语作文。我很乐意它成为我的封山之作。我喜欢大学甚于高中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少了一个每周例行说谎的仪式。

我先唠唠致远成立之前的事情,那时候我呆在数学系,并且准备好了一直呆满我所有的交大岁月。交大不是我的Dream School,最初选择交大多少是个无奈之举。人生遇到了一点小小的挫折加倍努力才是对自己负责的态度,所以交大校训有云“选择交大就是选择了责任”。第一学期我每周有十八个学时的数学课(科普一下:在大学里每周十八学时的专业课绝对不算多),几乎天天都能学些自己想学的东西,这是在中学时代不可想象的。虽然也不得不上上思想政治课,而且即使再愉快的一周其它166小时都无法抵消那两个小时的恶心,辗转,脸红,心慌,气短,坐立不安,即使一年以后才开始逐年上市的娱乐神器iPad,iPad2和New iPad当时一字排开在我面前,我还是不能对一间教室直径的距离之外上演的闹剧处之泰然。但是我可以很高兴地告诉您,中国近代史纲要,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再加上形势与政策,这些打着史学,伦理学,法学,政治学,哲学名号行洗脑和为政府宣传之实的课程在中国大陆土地上的任何一所高校都是强制学习的,它们不能构成您,您的孩子,您的亲戚和您朋友的孩子不选择交大的理由。

若不是经人提醒,我压根不会想到去比较大学与高三的辛苦程度。我还没离开数学系到交大数理班(我不喜欢用致远这个词,它显示了交大人词汇量是多么的贫乏,不管举办什么活动,成立什么基金,不是叫思源就是叫致远)的时候就有人说我大学里比高三用功多了。至于理科班辛苦,更是每个理科班学子的共识。但是其实不论是学什么专业,或者做什么事情,想要把它做好都要付出很大的努力。但因为大部分辛苦都花在了自己觉得很有价值的事上,所以心态就比较积极,只嫌自己做得不够多,不够好(确实不够好),不像高三还有大学期末政治考试前一个晚上那么坐在台灯下,憎恨这个真正的才能不受褒奖价值和意义遭颠覆而且谎言横行的丑陋世界。

后来交大要成立数理科学班。那时的校方宣传可能和您现在能在这个网站上找到的官样文字别无二致,我一个字也不信。但我还是躁动了,认为这是个好机会,因为可以学更多我想学的东西。我甚至没多权衡这里面的风险,我之后可能没有功夫在此再提及这些风险,但是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它们是存在的,而且也不是没有给我造成过一些动摇。作为一个安全保守和冒险主义并存的奇怪混合体,我常常一边谈论利益一边违背经济学原理扔下手上现有的值钱的东西就轻装出走。对此我并不感到骄傲。然后我来了,来的时候小费一番周折,既来之也就不值一提了,当然它也留下了我。

正文

08级数理科学班是致远的第一届,招生的时候我们都已经再全校各个院系学习了近一年(俗称都大一了),在将来的致远史上这届有着独一无二的特殊性。为了致远将来更好的发展,致远需要更多优秀并且适合的学生的加入。这就是催生了我们全体第一届毕业班半被迫地写下学子感悟挂到学院网站上的原因。致远有很多优势,包括强大的师资,特别的课程设置,有才华的同学,良好的学习氛围,尽早接触科研的机会,等等等等。但是我觉得您有另外28遍可以听,再加上官方的那一遍,您不需要我把这个数字提高到一天听一遍一个月才能听完。相反,我想根据自己的经验提醒您一些选择致远之前应该考虑的事情,最后再假公济私的添加一些我之前没有机会向学院和学校提出的意见。

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要给你的选择附加太多其它意义。比如,这个地方牛人多,你是牛人,所以你也应该出现在这里。再比如,这个地方受重视,资源好,所以你要来这里。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相信在交大任何一个货真价实的学院里都可以轻易挑出一个人,在他所热爱和擅长的领域打败致远的所有人。致远目前只有四个选项,数学,物理,生物,计算及科学,你必须,热爱其中的至少一个,并且打算把它作为终身事业。虽然没有人规定你必须从事你所学习的行业,但是这里的情况是,08级毕业生29位中有28位选择在国内外攻读博士,另外一个是国防生,军方不让。学院可能为此洋洋得意,你看你看,我们这儿学术氛围很好吧,大家都准备进学术界,但事实是,政策对读博比较优惠,而且不鼓励我们做之外的准备。我并不认为这种单一化是个正常现象,更不是什么好现象。所以,无意献身学术的同学,劝你们尽早绕道,以免以后入错行,改行麻烦,改不了更麻烦。

致远学院和所有学院一样只是一个学院。很多时候这里的学生被捧为天之骄子只是一种宣传需要。我承认环境可以很大程度上塑造一个人,但这点好处绝对不值得为之勉强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学术也只是一个行业,一个人不会因为选择了学术而没有选择商业或者工业就变得高贵。或许有人告诉你教授是最稳定的工作,是全美除了大法官以外唯一的终身职位,那么共产党的公务员也很稳定,公务员的竞争绝对不比终身教职惨烈。又有人说自己不喜欢朝九晚五打卡上班,做学术比较自由。可是说这话的人每天工作远远不止劳务法规定的八小时。他只是没有九点开始上班而已,而且很可能是因为他昨天又熬夜干活了。只要你关心学术界,你就会不停地听到有人抱怨自己做的研究不是自己想做的,或者过多的时间精力耗费在开会开会开会搞经费搞不到经费真头疼上。若你还在假想学术界是个象牙塔里与世无争的净土,那你根本是在痴心妄想。综上所述,我觉得,如果一个人本身人格不够独立强大,学术非但不能给他带来自由,反而只有更多负担。

就算你确定想做数学物理计算机生物了,致远确实有些不错的资源,但是,能不能碰见真正适合你的,也要凭一点运气。我实在困了,就不展开了。

再来说说交大。这所学校传统上比较务实。如果你信奉最高贵的灵魂是不需要工作的就应该果断把这个学校踢出选项。交大的任何一个专业,包括文学和理学,都深受它作为一个工科强项学校的影响。这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但最好要对你胃口。对我来说,自由和公正具有根本的价值,除此之外我在做选择时有强烈的美学倾向,即便如此,扎实、行动才是多多益善。我相信无用并不是真理的目的,只是不能因为短浅的利益而牺牲它罢了。(实际上我觉得自己过于夸夸其谈了)。至于文化氛围,交大有丰富的学生活动和文体活动,但是可能也确实缺失了一些浪漫诗意的情怀。如果我说错了请纠正。比方说,交大学生总是拿男女比例问题编段子,其实这个老梗听到第二年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吐了。

正文的最后,之前说好的意见。我反对学院行政一些事情的处理上违背了自由的原则。包括但不限于:某次在任课老师没有提出反对的情况下学院串通助教偷偷点名并越过老师惩罚旷课学生;又如这篇所谓的学子感悟作为强制任务,我觉得学生本应该有权利拒绝在互联网上对某些事情发表评论,至于我,登这篇广告是希望能在这里说一些话,不一定是真话,却包括一些我真的想说的话;再比如干涉学生找实习。第二,虚张声势,违反知情权,不得人心。比如为了保证暑期课程参与度隐瞒暑期课程非必修的事实;开会搞活动凑人数。

尾声

某种程度上我不是知足常乐的人,你可以说我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但即便我花了这么多篇幅黑致远,黑交大,我还是想告诉你,进致远在我现在看来是一个对我来说非常正确的选择。大部分情况下,我很喜欢这里。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对于我额外得到的东西,我心怀感激。如果你发现致远碰巧也适合你的需求,你不妨来尝试一下。我不在的时候也会有人替我欢迎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