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c1f4fc0a18901cb8da3e6c98380399ca4d285c
所修方向
应用物理学(交大理科班)
最终去向
University of Maryland,College Park
荣誉
校级B等奖学金2次
其他
两次组织并参加河南军马河乡中学支教活动,组织发起“华二月光”公益组织

第一年, 在物理系,了解到自己此前的人生其实没有梦想,因为我根本不了解我以为我热爱的物理。重新认识并深深的爱上物理,找回那种纯真的爱。

第二年, 进入致远,沉浸在学科学之中。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不求会做题,只求真正深入的理解自然。

第三年, 进实验室,感受学科学与做科学的不同。有幸参与到当代世界最前沿的科学研究中。

第四年, 感受并爱上科研的生活方式。

我的致远烙印

成为08级理科班的一份子,是我人生迄今为止最大的转折。毫不夸张的说,在致远学院学习和生活的期间,我找到了梦想,更找到了生活的意义!

08级理科班作为致远学院的首届学生,在诸多方面都存在特殊性。我们第一年在各自院系,第一年末当时的理科班也就是现在的致远学院才成立。我记得我去听了张杰校长的理科班招生宣讲会。虽然当时是物理系讲座摊派的“人头”,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听讲座有素拓加分,我其实并不情愿,但那是我大学期间参加的最重要的一次讲座。张校长激情澎湃的演讲,倪凯旋老师讲述自己的科研经历,都深深地吸引着我。这无疑为当时痛苦思索自己人生意义的我,指引了一条明路。

我在08年初被上海交通大学预录取,当时第一志愿就填了物理系。第一年在物理系过得很糟,非常迷茫。选择了物理,却非常痛苦。高中时物理成绩最好,不怎么用功学,但考试成绩常常非常好。于是我问自己什么最感兴趣,物理最感兴趣,于是选择了物理。其实很多时候觉得自己喜欢的东西,并不像看到的那样,又或者未必真的喜欢这样东西本身,而被一种成就感或者虚荣感所迷惑了,也许我爱的是它带来的优越感。而我到了物理系觉得自己学到的物理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数学味道特别浓,课程设置可能也有不合理的地方,于是我过得非常不如意。社会那么浮躁,我也不能置身其外,只要觉得课程不和我心意,我就会觉得课本也写得不好,老师也教的不好,作业也出的不好,考试也出的不好。于是在有转院机会的时候我就问我自己,我喜欢什么,但是我发现我不知道。在我的此前的人生我从未认真地思考过我到底爱什么,我一直以为自己深爱着物理,“我以为”我是如此的喜欢物理。但事实上我发现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物理,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这个问题在当年困扰了我很久,一直到大一下半学期,我才渐渐走出阴霾,从光学和电磁学的学习中,渐渐领悟到物理的精髓,很多事情让我理解之后兴奋得睡不着觉。这也是后来我积极投生于主要由华师大二附中学子组成的公益组织“华师大二附中月光计划”的主要原因,切肤之痛。该计划旨在为高中生提供大学生或者本科毕业学长在各类专业中学习及工作的感受,希望帮助高中生尽早思考自己喜欢的专业。能够掌握足够多的信息,而不是盲目的听从父母的意见或者追逐社会的浪潮。

一年级下五月底的时候理科班招生,考试之后面试。我给面试的蔡申瓯老师、王亚光老师和赵玉民老师举了一个水波例子,告诉老师我思考的过程,如何琢磨因果关系,如何得到结果。所以老师觉得你真的热爱着物理,之后就进入了理科班。六月理科班成立,我便竞选为班长,并担当至今。我记得当时宣布录取结果的时候,鄂维南老师,蔡申瓯老师,金石老师都出席了会议,鄂老师还说做科学家,有几个好处,一是从大尺度上看总是做新的事情,科学就是要创新,不是一些简单的重复。第二科学家相对比较自由。往事历历在目,得知自己进入理科班的那天那是我人生中最高兴的几天之一。

还记得大学的第一个暑假,鄂维南老师就给我们上了常微分方程,姜翠波老师给我们上了高等代数,马鸿儒老师给我们讲了物理学引论。其实那个暑假过得并不容易,大家都睡得很晚,非常努力。但是我还是有些不适应,很多东西没有学会。

暑假末的军训过后,我们正式开始了第一年在理科班里的学习,后来致远学院也成立了。尽管非常努力,但是还是很多不懂,因为上来在致远,我们几乎全是数学课,没什么物理课,但是很幸运的是,我们请到的老师不仅懂数学,而且他知道很多物理直观的东西,并且会很好的展示给我们。到了大一下,王亚光老师的偏微分方程、蔡申瓯老师的热力学与统计力学更是将数学与物理结合的更加紧密,让我们如此强烈的感受到进入理科班的幸运。我们学了如此严谨的数学,用来刻画物理世界的奇妙规律。科学真的是那么的美,解释了这么多生活中熟知的现象。当初王亚光老师在偏微分课程上提出的问题,为什么一维和偶数维的波动具有后效性,三维及以上奇数维的波动不具有后效性,我至今依然常常思考,我相信应该有一定的物理机制。

那段日子,异常努力的学习,激发了潜藏基因中的白发基因,每天照镜子都能感觉到白发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但是那种沉浸在对于科学的思考,对于自然的真正的理解中的思考真的很开心。即使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即使好几个月不打球,即使为了算一个积分花费了整整三天所有的课余时间,但那是纯粹的幸福,回想起来依然感到幸福。我想很多人都说自己热爱什么,但有时你并不是真的热爱,也许只是有一点。如果真的热爱一样东西,那么你将不在乎别的什么,那样执着,那样专注。

四年很快过去,看看现在大家的去向,我想我们应该感谢学院的课程设置。我父亲曾经告诉我,当年第一批炒股票的人都赚翻了,因为共产党要搞一件事情,第一批跟进去的人必须要获益,不然谁还跟着一起搞呢。我想致远学院是那么多世界一流的科学家们一门心思组建的一支队伍,作为第一批实验品,成功的概率远远大于失败的概率。果不其然,学院早期的密集数学课,中期的应用类课程,比如流体力学和弹性力学,以及学院强大的师资队伍,都使得我们的同学在与其他同学竞争的过程中有了更多的科研经历,跟多跟深入的了解科研的生活方式。

在大三的时候,我遇到了另一个困惑,学科学与做科学大相径庭。

等到大三的,我便要开始做一些研究,做研究也给了我一个很大的冲击。当时季向东老师给我们上讨论课,他正好在开启暗物质探测的实验,他正好要用人,我又表达我需要尝试。因为我并没有做过,我并不知道自己是否适合是否喜欢,而我运气是那么的好,一经尝试便觉得自己非常喜欢。其实学一个东西也许学的非常好,但是并不代表很适合做这个方面的研究,当然需要尝试。就像喜欢看这种各样的电影,但这不代表喜欢拍电影,因为做研究要创新,创新需要先学别人的,但是最后要做新的。学习好和做研究做得好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是如果什么都学不好,我想也很难做很好的研究。所以为了做好的科研,我想有必要学好很多东西。

现在的自然科学可能分为理论,实验和模拟三个主要研究方法。理想的情况是Do what you love. 但是有时候总是觉得做不了喜欢的事情,或者根本没有喜欢做的事情。如果没有,那么既然选择了一件事要去做,Love what you do.很多时候为了Do what you love,需要做很多不情愿的,琐碎的事情。居里夫人提炼镭,提炼的过程更多情况就是一种重复,难道她喜欢的仅仅是这种重复么?我分过一次螺丝,很多很多很多螺丝,最初我就是将不同的螺丝放在一个小工具抽屉里,但是螺丝有很多参数,这样分导致规律性不强,于是我又花了很多很多的时间重新分了一下,按照螺丝最重要的参数,长度和直径,分为水平和竖直方向的参数。将不同的头型(平头、圆头、内六角、外六角、紧定),不同的螺距用隔板隔开。你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因此这样子分配你分的时候可能多花了很多时候,但是你每次找一颗螺丝,都会节省几秒钟,十几万颗螺丝节省了多久。所以再平凡再小的一件事情,在它的处理上都可能蕴含着道理,你需要思考。请不要浮躁,有时候必须要做的事,可能有一定的合理性。

我很幸运很快就可以负责研发暗物质探测器中的高压系统,经过了一年的努力克服了很多难点。有一样自己发明的东西感觉真的很cool,最初加工一些Teflon和钢法兰,其实这些加工过程与我热爱的物理并没有多大关系,但是最终的目的却是一个物理的目的。经过几十款失败的设计,最终,我们克服了重重难题,成功的将十万伏的高压通过外罐和内罐输到内部区域。

由于对于科研的激情,受到了季老师的赏识,所以后来在他的帮助下拿到了马里兰大学的offer。

大四这一年,我想我已经习惯并且爱上科研的生活方式。并不为任何人,我只想说,选择了致远学院,尽管有很多不完美,但我非常快乐。选择交大就选择了责任,也许很多人都和我一样,对这个××的社会有着这样那样的不满和无奈,请你也默默的记在心中,请你也努力奋斗,请你也思考改变方法。作为首届致远人,交大人,我们没有理由不尽力为社会做出最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