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abe263145fd969d8549e53772da9ee09a4d88b
所修方向
应用物理学(交大理科班)
最终去向
美国西北大学
荣誉
校级B等奖学金2次

四年前,经历了残酷的高考竞争,挤过狭窄的独木桥,我最终站在了庙门的门口。第一天报到时我脑中一片空白,不仅是因为在交大偌大的校园里晃了好久才找到了一个还算正常的门,还因为对自己未来的一片茫然。在高考的威压下,高中的学习并没有留给我们太多的思考时间,我们习惯性地一边茫然一边去追逐高分。至于竞赛,与其说是兴趣,不如说是用天赋做成的敲门砖。

在最初的物理系,我延续着高中的生活,上课,写作业,自习,甚至有时候还会YY着学期末是不是考虑转个系什么的,安泰似乎比较?不错,出路也不错……漫无目的地过了小半个学期,无意中在网站上看到了致远在招生,我怀着试试看的心态报考了致远,然后无比幸运的进来了,然后遇到了你们……

老师:

在致远,有很多大牛教授,他们都有着令人惊叹的一长串头衔。但是我认为这些大牛老师对我的最大帮助不是在于他们在课堂上的传授,而是他们为我打开了一扇窗,为我描绘了窗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致远的老师在授课的同时,还愿意与我们交朋友,用他们的经历为我们指引道路,他们更像兄长一样,知道我们心中的所想,告诉我们应该去怎么做。在此我想感谢两位老师,刘惠春老师和张何朋老师。刘老师是我的毕设导师,在我毕业设计遇到问题时,他会很乐意给与我指导,并给我很大的自由发挥空间。同时,在日常生活中,他向我们描绘了国外的科研与生活,并与国内的环境进行对比,对我们的未来规划提出建议,完全不摆出学术大师的架子。张何朋老师是我的第一位导师,在他的实验室中,他给予我这个菜鸟耐心的指导,并且在我大三暑假最为迷茫,不知未来何去何从的时候,张老师和我进行了多次的交谈,他送我的三句话我至今铭记在心:不要太功利;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其他人都做的事情你要做,其他人不想做的事情你也要去尝试。和张老师的几次交谈让我在最动摇的时候找准了方向,一步一步地走到最后,只可惜最后没有继续留在张老师的实验室,对老师深表歉意。

同时让我感动的还要604的老师们,他们虽然没有站在讲台上为我们传道授业解惑,但是我知道致远同学安逸的学习环境后是他们的付出。作为一个特殊的学院,致远的背后汇聚着无数的眼光,老师们为我们争取的每一样条件都会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同时,不得不说,致远的同学都比较有个性,老师们很多时候会比较无奈。老师们有时也会发出抱怨,但是更多的时候是相互鼓励,然后继续为同学们服务。对这些默默无闻的老师,我只能送上最真诚的感激与祝福。

同学:

进入致远的第一天,我就发现身边的很多同学都是大牛。大一上学期,许多同学谈笑间,吉米多维奇习题集灰飞烟灭。每次考完试,总有大神叫着跪了跪了,然后怒砍九十加。在与他们的交流中,我学会了许多,每个同学都有着自己的新颖的想法。思维与思维碰撞,然后共鸣,还有比这更美妙的事情了吗?当然除了学术上的碰撞与交流,一群生活在庙门里的有志青年的生活总是充满了乐趣,大家一起去打篮球然后被虐得死去活来,一起去华师大游泳然后羡慕着华师大和谐的男女比例,当然还有各种各样的聚餐,大家横扫自助餐厅,吃得春饼王断货,昀姐的一小碗面条等囧事至今历历在目。四年里,我和许多同学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我们相互影响着,学习着,帮助着,成长着。我们最美丽的四年里留下了彼此的痕迹,拥有你们,是我一生的幸运。

但是,不会所有人都有着同样的思维,一些同学的行事让我觉得很难以接受,但是我现在并不认为是谁对谁错。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生活环境,在你们的世界里我或许是离经叛道者,在我的世界里你们又何尝不是。对错永远没有绝对的标准,每个人心中标尺的刻度不会全等。认同做不到,那么就让差异存在吧,至少我们还是同学,一起经历了四年。

絮絮叨叨,写了这么多,回首看看,机缘巧合这个词道破了一切的天机,四年里有着太多的如果,有着太多的选择。今日,我在这里写下这些文字,我虽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好的结局,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个不会让我后悔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