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22ce6008f4afea7f662f5e8f713e7b79623d3
所修方向
数学与应用数学(交大理科班)
最终去向
香港科技大学HKUST
荣誉
2010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 Meritorious Winners (国际一等奖),校级B等奖学金2次,兴才专项奖学金,校级三好学生

数年前偶然的机会,或成了我改变一生的转折点。我指的是来交大理科班这件事。

我自小就非常热爱数学,这有许多原因和故事,不细讲了。总之,我大一的时候是到了交大数学系来念书,但当时总对学习氛围不甚满意。我自己试图做些什么,改变这令我失望的环境。于是我组织了讨论班,想要提高大家对于数学的热情,最后自己的确是有不少收获,但是别人没什么兴趣,一个学期之后就宣告破产了。

一年级末的时候,适逢理科班创立,我报名参加了入学考试。原因很简单,一是到这里还能读数学,做我喜欢做的事;二是说不定有机会能改善原来的学习氛围。事情总是好在说不定上面,正是有了这种模糊与不确定才变得好玩,要是一开始就有十足的把握说来理科班一定好或者一定不好,这事情倒不那么有趣了。所以我怀着几分忐忑来了理科班,也就是致远学院的前身。

致远这里的老师都很随和,没有架子,不但课讲得好,而且乐于为学生解答各种困惑、难题。值得一提的是,大一暑假的时候,鄂维南老师亲自给我们上常微分方程和动力系统的课。某一次,我发现了他讲课中的一个错误,课间向他指出,并给出另一个证法,他立刻表示是自己疏忽了,也承认我的方法是对的,然后后面半节课上,他又马上修改了刚才的证明,避免了那个错误。我当时就很佩服他敏捷的思维以及严谨和实事求是的态度。这种学之大者的风范吸引着我留在致远,也鼓励着我继续做科研。

后来,我又认识到了蔡申瓯老师和王立河老师,他们和鄂老师一样,在我前进的道路上给过我不少帮助和指点。他们常常工作到深夜,到了凌晨的时候,办公室的灯总还是亮着,要是学生去找他们讨论,他们通常会很乐意。不过我们也不忍心总是那么晚了再打扰他们,所以有时即使大家都聊得非常尽兴,回来后,心里总还夹杂着一丝愧疚。

原来的我,满心希望着做纯粹数学。但是,这里的课程设置和老师们的研究领域都是偏向应用数学的。不过现在看来,这对我不见得是坏事;相反,我很高兴地发现自己对数学和科学有了不同看法。看过想过更多的问题才能更清楚地知道自己想做什么。Feigenbaum universality,complex networks,image processing,elliptic PDE,至少这几个方向我都有过独立深入地思考和实践。其他杂七杂八的短期课程和讨论班也参加了不少:很早的时候参加过韩东的复杂网络讨论班;吴耀琨的弦图讨论班;听C.M. Ringel讲Quiver Representation两年了;听A. Bressan讲Differential Game Theory;参加了半个学期的王维克PDE讨论班;张小群、文再文的图像处理和优化讨论班听到现在大概已有一年多了;上个学期和殷浩还有其他同学组织了黎曼几何讨论班,念Petersen的书,不过感觉自己读得太马虎,很多细节没有好好弄懂。当然,参加的会议和报告就略去不提了。凡此种种,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对数学的理解。虽然现在不知道是利是弊,但是感觉很有趣,如此便好。

最后,引David Hilbert名言为结束语: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必将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