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f6b835780e1dc27b946776b8d0875c6a532b8c0
所修方向
应用物理学(交大理科班)
最终去向
本校直博
导师
蔡申瓯
荣誉
校级A等和C等奖学金,“富的”奖学金

记得当年大一将要结束之时,听到了第一届理科班招生的消息,不知是宣传强力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平时基本不会去听讲座的我居然去听了一次宣讲会,之后就去考试了。当时的目标其实不太明确,能想到的原因之一就是认为理科班的学习气氛应该较好,在比较信奉环境决定论的我看来是值得一去的。另外还有一个比较搞笑的原因:认为只有科研这一方向,才能更大程度的利用所学的知识,而在其他专业,可能我具备的那一小点数理知识就派不上用场了。

现在来看当时的想法是有一些不成熟的因素的。不过我也认为,这些不成熟和现今所谓的“相对成熟”,都是组成整个自我的一部分而不应轻易舍弃的。而“相对成熟”,既然有可称道的地方,总是有它积极的一面的。至少在确保生存的环境适应能力上,“成熟”是有益的。我于是想回忆一下这三年的事了。

这几年来,致远带给我很多不同寻常的经历:在学术前辈的课堂和讲座上,学习前所未闻的知识;和老师们交流生活和学习上的经验、想法;以及初次经历“科研”,这一曾经被认为是遥远的事物时,所体会到的心情。这些事充实了阅历,也向我传达出“科学”一词更加丰富的含义:不仅仅是实验室里的仪器或是高级的技术,还代表着一种认识事物的方法和思想体系。科学包含着怀疑和理性的精神,在了解到他们之后,我很轻易地就认同了,我想是因为承认了他们,就会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它带来的自我意识感会给人很大的支持(个人主义有所抬头)。

当然,这些事并不足以给出生活中很多问题的答案,与社会也似无直接关联。但若能有一些努力与积极的心态,以及经常思考的习惯,总有一天能找到自己的“位置”,我现在是这么相信着。相信本身也是这一心态的一部分。

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如果没有进入致远,我的人生会成为什么样,但这并不妨碍我作出致远对我帮助很大的结论,至少,这一结论代表着积极的心态,也就代表着它有利于生存和更丰富的思考。反过来极端一点地说(有点类似于人存原理),不被此心态影响的人很难在此作出这一结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