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cd064da7efb24db9e6386d2f6f429996fc53b7
所修方向
应用物理学(交大理科班)
最终去向
美国西北大学
荣誉
校级B等奖学金、SMC高田奖学金

记得大一时刚进“理科班”的时候,对于这个大学四年的归属还没有太多的好感,更多的是一些怀疑。不太合理的课程设置,强制性的家长式作风,包装宣传与现实的落差等等各种各样让人不舒服的地方,让我曾经对未来很迷茫:连学院本身都不知未来会怎样,那我们这些学院名下的学生又会走得怎样呢?然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回头再看那时的想法,也确实让我觉得也有点“骇且笑”了。

学院初建时的各种不合理尽管并没有完全得到解决,但至少现在看来,致远的学术环境还是不错的。有很多学术报告可以听,有很多学术资源可以利用,同时不至于有太多行政上的麻烦事。不需要刻意地去凑学分,不需要专门去搞素拓,这也就有了一些额外的时间来避开一些让人瞎忙的事情。这些对于静下心来好好看一些自己想看的,读一些自己想读的,都是很有好处的。

“理科班”这种说法现在貌似已经是过去时了,现在只有致远学院。随着学院一步步壮大,“理科班”变成了数学班和物理班,又多了生科班和计算机班。这样的扩大,很难说是好事或者不是好事。但至少保持一个不大的规模总是不坏的,这不仅仅是有小班授课的好处。现在回过头来看,我很庆幸我处在这样一个班级里。班里的同学在很多时间基本都是在一起上课的,彼此之间都很熟络,使我们班没有沦为一个形式上的行政班。过去四年的相伴相知,一点一滴都是日后值得珍藏的回忆。一起斗地主,一起唱歌,一起三国杀,一起互黑,一起早起晚睡背单词,一起在截至日期前赶大作业等等,都填补了大学生活中的空白,加深了彼此之间的感情。

当然,四年时间的历练,也让我在心智上、学习上、为人处事上有了很多的成长。成长成熟总是一种身不由己的过程。我之前经常会懊恼很多书还没有看过,很多书看过就忘了,很多东西学过一遍还是感觉跟没学一样。尽管现在我偶尔还会这么想,不过好像这些事都是必然的,也就逐渐接受了。我们不可能永远留在旅途中路过的风景,而这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看风景时的心情以及之后的感受。可能就是在这样一些看似不留痕迹的过程中,我们逐渐成长起来;就是在这样一些看似已经遗忘的事情里,我们逐渐成长起来。大大小小的各种考试,或麻烦或简单的各种作业,当时总想做得很好的许多事情,现在看来都像是小时候的小红花一样。或许这样的想法有些不符责任,吃了第七个烧饼就忘了前六个。不过这样的心态会让人比较轻松地去回忆过去的一些事情以及面对将来的一些事情。里程碑的意义不在于炫耀过去,在于鼓励继续向前。

长时间不写东西的一个后果便是容易落笔忘言。有时候会调侃,就这样踏入了学术的“不归路”。其实未来怎样,谁都无法给出答案。人在做,天在看。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学术这条路上有时确实需要有些“念念不忘”。不过苏东坡说得好:“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也不知将来的我看到现在写的这些文字会有怎样的感受,顺其自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