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7ec349dfa6e4e6eebf6ff5287cbe6924e4e4f77

个人简介

学科方向:计算机科学
最终去向: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个人荣誉:校级A等奖学金 校级C等奖学金 校级三好学生 校级优秀团员 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成功参赛奖 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赛上海赛区三等奖 中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上海赛区二等奖 上海交通大学优秀毕业生

毕业感悟

大学四年,让我感受最深的是,成长起来。我认为,这个时代和世界,当下最缺的是那种让最浮躁的心沉静下来的勇气,我曾为此深深迷茫。而在致远,最能够锻炼和洗涤人的心灵。写这些总结之时,人们总是要凸现自己的厉害之处。而今天,我想讲讲困苦和心路。我将在下文,介绍我这四年的感悟——或许和大神级学生不一样的经历。

我来自福建的一个小县城,很有意思的是,我的爷爷是农村的农民,我父亲在上个世纪考上大学,走出了村庄,在我小学三年级时才定居在县城。这让我从小到大,看到的是跨阶级的生活,对这里我用的是“阶级”这个词语。我这些年见过因贫穷而死亡的农户,见到过在奢侈品行业没文化却暴富的土豪,在大城市和农村教育水平的差别上有深刻体会。因为基础教育上的原因,当然,也有我个人的原因,当我到上海交通大学时,我从家乡一个一流的学生,变成班级几乎垫底的学生。那时,我作为一个没有计算机基础的同学就读ACM班,我第一学期的机考和大作业几乎都是不及格。上海和其他大城市同学的英语水平也让我十分有压力,第一年图灵奖大师John Hopcroft来校给我们上课,别的同学盛赞John的美国口音地道时,我头脑里想的是What the fuck。那年我考试完就给助教发短信,求不要挂我科,助教回复说看过我的卷子了,还好,不会挂。最后七十来分,一路失败啊!当时十分抑郁和迷茫,以至于我在大一寒假正式向俞勇老师提出我想退出致远。更“失败”的是,当时俞勇老师不同意我离开,也就是说,我申请作为一个失败者这种行为都“失败”了。所以,我确实不是一开始就坚定自己的理想一路奔流不止,也不是战无不胜的天才,我是个大激流中的小人物。

但我是一个想折腾出风云的小人物。从小天才,又高富帅,一路第一披荆斩棘固然爽,但如果人生没有点失败,这游戏难度也太低了。既然如此,我当时心里暗想:“老天爷,我们玩玩吧。”

从落后者去追赶,必定是个比常人更累付出更多的过程,怎么做?第一,是心理要打得起硬仗。打仗都讲究士气,做事也是一样。我那一段是有轻微抑郁症的,有时理智知道我不该有压力,该奋斗,但控制不住怎么办?很幸运的是,这里是致远,我大一时老师都对我很好,很阳光,我的同学中有大牛愿意在学术和思想上都帮我,如果你愿意,这里的教授资源将会对你有很大帮助。第二,靠强项立根。致远每年是有筛选淘汰的,我不是保送生,考试而来,应试能力总是好的,我计算机上机成绩不好,但我笔试能考到九十多分,擅长的数学线性代数大一还考了年级第一,我猜是这样俞勇老师才看得起我没让我离开。包括将来出国申请,找实习,找工作也是一样,要突出自己的长处。第三,知道我们哪里不足,就花比别人更多时间补上,写程序不好,就多练嘛。英语不行就加油。这期间即使自己落后也要看开些,以我个人为例,到大三大四后就不觉得编程上还有差距,而大二也终于在John的课上得了九十多分。

因此,我想跟致远的学弟学妹们说,你们中肯定也有暂时落后别人的,不要怕,不要难过,有时,咬咬牙坚持一段,就过去了。过去了的,就将成为你宝贵的财富和最美好的回忆。而我也在这个过程中,喜欢上科学和技术。纯粹喜欢一个事业时是什么感觉?你觉得你一生可以不那么考虑名利了,就是想追求这项技术。我真的好想向看这段文字的人传达这种由自内心的最纯粹的成就感和幸福感。我相信作为学者有不少人能体会到这种乐在其中的过程。

我在致远,见过那些很成功的天才,也见到了那种因为志趣而离开的,因为失败而离开的。人并非生而平等的。我有个朋友,在交大和我同期来致远学院面试,她连想读物理天文学的“梦想”都定了,从初中就开始坚持着,但因为高考不力和致远面试失败,阴差阳错进不了物理系,物理对现在的她,只是个“梦”,“想”都谈不上。也有因为没有调整好个人心态而最后去向不好的同学。还有班上的同学,他们很刻苦,很努力,也很优秀,但是每年外国顶级名校收多少人呢?在限制的名额里,总有失败者,一将功成万古枯,往往失败的还是多数。这样的人生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悟。我想说的就是,这个时代造就了我们的不易,也许我们不会大富大贵,也许我们的智商还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碾压,我们也许过得也不会如意,但是,你是否还记得你是孩子时的梦想和冲动不惧失败的勇气?在这个成功观与资本挂钩的世界,我在致远,希望与你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