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37e0221b94e9072a3b379bef724d031baf634a

个人简介

学科方向:计算机科学
最终去向:University of Oxford
个人荣誉:国家奖学金 校级B等奖学金 常州市华英奖学金 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上海赛区三等奖 全国大学生数学竞赛数学专业组预赛一等奖 百度之星 微软编程之美程序设计竞赛入围总决赛(全国前50) 全国大学生程序竞赛亚洲预选赛北京站金牌 上海交通大学优秀毕业生

毕业感悟

在我真正要写毕业感悟这种文章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居然真的就要毕业了,四年时间,白驹过隙,我还总觉得自己的本科生活刚刚开始了没有多久,居然就快要落幕了。大学生活的记忆在脑海中一一翻开,四年间留下的模模糊糊的影像,那些欢笑与泪水,成功与失败,不断地提醒着我时间的流逝。现在,还是回到故事的开头,重温一遍那些散落在记忆深处的点点片段吧。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据说所有的好故事都要有一个好的开头,我的大学生活不能算一个好故事,它始于一个奇怪的开头。四年前我作为提前入学的保送生,参加了致远学院的第一批招生面试,从此开始了“上海交通大学、致远学院、不是三本”的生活。我入学时致远学院方兴未艾,连本校的学生都未必了解,我听过了无数段子说致远被误认为是三本学院。当然我们班还有一个名称是“ACM班”,可是我发现这个名字被无数外校同学误认为是专门搞竞赛的。前些时候收到offer之后,我去美国访问过一次,我发现不仅美国的教授不知道上海交通大学是个什么学校,同时来访问的中国学生也不知道致远学院是个什么学院。我犹豫过很久不知道应该介绍自己是来自致远学院呢还是来自ACM班,不过后来我还是说了致远学院,因为三本学院的学生还能拿到美国大学的Ph.D. offer听起来可以让我显得更厉害一点。

虽然私下开过致远学院无数玩笑,虽然在大多数人看来致远是一个奇怪的地方,我却是真心喜欢这里的,尤其是在大一大二的时间里,那些时候无忧无虑,没有论文和申请的压力,可以自由地学习自己想学的东西。更重要的是那时候我们有很多公共课程和其他方向的同学一起上课一起交流,了解了很多其他学科的知识和思想,对我来说是一段非常愉悦的体验。大一的课程是这四年里最多的,带给我的满足感和收获也是这四年里最多的。数学分析、线性代数、抽象代数,这三门课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我的世界观。我到现在还记得数学分析课上殷浩老师用级数来定义sin(x),记得我问他π要如何定义,非常不确定地说难道要定义为sin(x) 的第一个正零点却得到了一个肯定的回答的时候,记得在抽象代数课上讨论为什么S6的自同构群不是S6时武同锁老师那句你们还不知道群有多复杂的神评论……当我最初的惊讶消散之后,当我能明白老师为什么这么讲的时候,那种满足感仿佛一股暖流从胸中溢开,慢慢流向四肢百骸,那种愉悦实在不是我这一支钝笔所能描绘出来的。时至今日,我仍然非常怀念大一的时光,那段时间数学课程的学习带给我的快乐是之后很难再体会到的,对我现在的影响之大也是无出其右。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在我大二的时候,我认识了后来我的学术导师陆品燕博士,当时他是我们算法设计课程的老师,之后我在他的指导下进行了两年的科研工作。我一直觉得,遇到陆老师可能是我本科期间最幸运的一件事情了,作为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成员他却没有在北京,从而让我有幸能感受了两年他的学术能力和人格魅力,也体会了两年智商被碾压的感觉。

除了陆老师以外,还有一些对我影响很大的老师,比如上文中提过的殷浩老师、武同锁老师,还有概率论课程导师尹一通老师和被学长评价为“我们很不幸,错过了攀哥的数分课,但我们又是幸运的,因为我们赶上了晓敏的图论课”的陈晓敏老师。他们不仅给我带来了精彩的课堂,更重要的是他们使我的学习方法和对数学的观点产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一直认为,对于一个老师,尤其是一个大学老师来说,课堂上真正重要的不是传授知识,而且传播一些思想、一些观点。如果学生需要的只是知识,那么完全可以自学,但是数学思想的发展、对待数学的观点,这些都是单纯看书无法明白的。殷浩老师对函数的处理、对有限区间覆盖的重视都和大多数通行的数学分析教材不同,而这样做的好处是我之后的学习中才慢慢感悟出来的。至于“一千个老师可以讲出一千个不同的课”的组合数学课程,陈晓敏老师对概率方法和代数方法的关注是我觉得整个学期最精髓的部分。还有我在三个不同的课上都学到的Lovasz Local Lemma、抽象代数课上弱化环域强调群作用的讨论这些内容和方式很难在普通的课堂和教材上看到。本科四年,一路走来,感谢各位老师的帮助,他们对我的影响,我会一直铭记在心。

心之忧矣,如匪浣衣

对我来说,无忧无虑的日子在大二之后彻底结束了,最显而易见的压力来自于科研与申请。我自己并不是很喜欢国外的生活,但是迫于生活的压力,如果想留在学术圈又想找到好一点工作,出国读研究生几乎是必然的选择。我从大三开始真正准备申请,考英语、读论文、做研究,然而每一项都让我很焦虑,总觉得自己准备的不够好。

很幸运地,我在大三的时候成功申请到了香港中文大学在寒假中举办的一个冬季学校,这个冬季学校开放给亚洲的顶尖学校中对理论计算机科学方向有兴趣的本科生参加,那一次参加这个冬季学校的中国大陆学生除了清华姚班的所有学生(这是他们的一个合作项目),就只有我和一位复旦的女生。在几天的课程中,香港中文大学的几位教授提供了非常精彩的课程,对我来说都是非常新奇的知识,但是对于姚班的同学,很多都是他们已经学过的知识。在最后一天的小组汇报讲解作业题的时候,我切身感受到了我们和清华姚班的同学在课程教育上的巨大差距。很多应该被本科生掌握的数学工具完全没有在我们的课程体系中出现。我听一位来自印度理工学院的学生说,他来到这里之后就不想再做理论方向了,因为看到了这么多比他厉害的学生(指清华姚班的同学)。这种担心其实也一直陪伴着我。我在申请之前非常紧张,反复修改我的个人材料,当然申请之后我才知道我确实做错了很多事情,可是那个时候我并不明白,做了很多无用功。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往昔时光已走远 / 我才会学着想念 / 平常的相见”,总是到了要分别的时候才发现留恋,总是到了要失去的时候才发现不舍。毕业了或许算是本科生活的一个结局吧,可是我并不希望这个故事就此画上一个句号。无论吐槽过多少次食堂的饭菜难吃、浴室里的人太多;无论吐槽过多少次地理环境偏僻荒凉、气候环境反复无常;无论吐槽过多少次闵大荒不在上海、致远学院是三本……我都希望毕业之前的时间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前路漫漫,我一直都没有真正想过毕业之后的生活。现在朝夕相对的同学,一转眼就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面,甚至不知道哪一次相见就是此生最后一面;现在熟稔的生活环境,一转眼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温。可是我们终究要面对陌生的人和陌生的环境,在陌生的国度里开始一段陌生的生活,这样的未来其实让我想一想都觉得忧伤,或许这就是我们成长的代价吧。“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

本来以为1500字是一篇很长的文章,可是动笔了就觉得有点停不下来,其实还有很多想写的内容可是又觉得太长了没人看写了也不是很有意思,自己的文字水平也很有限,所以很多地方都没有写出想要的感觉。四年前高中毕业,看了《此间的少年》,那时候觉得感触很深,不过其实没有完全看懂,现在等我大学也快毕业了,才更能体会书中人物的心境。这篇文章四个小节的标题或许有一些不太切题的地方,不过我书读的少,也想不出更合适的了。临表涕泣,不知所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