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b21a26b84a09858f646d13336df683efb420e63

个人简介

学科方向:数学
最终去向:CMU – MS Computational Finance(全美排名第一的金融工程项目)
个人荣誉:国家奖学金 兴才奖学金 校级B类奖学金 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大赛全国一等奖、特别论文奖 上海交通大学联合杯辩论赛冠军、全程最佳辩手、全程最具人气辩手 上海纵横杯大学生辩论赛亚军、全程最佳辩手 上海交通大学优秀毕业生

毕业感悟

从18岁到22岁的四年青春,几乎是一个人人生最珍贵、最美好也是最重要的一段时光,这四年所获得的智识、眼界、心灵的成长,所经历的所有抉择、奋斗、失落、幸运,还有被时间永恒固定的不可逆的人生轨道,其中的感慨和领悟实在太多;说起任何一个片段,都足够消耗一整个下午去讲述其中的曲折,但这篇毕业感悟却意外地久久难以下笔,长久的思考后,我必须承认,走到毕业的今天,即使我过去四年取得过一些不错的成绩也申请到了业内很好的项目,我却并不能自信地告诉他人和自己,“我正走在自己所热爱的梦想道路上,我在经历了所有的曲折和历练后获得了对自我和人生的清晰认识”,我的四年大学过的有些支离破碎,不同的时间里、不同的角色下,讲述着相关甚小的不同故事——太多艰辛的奋斗没有一个涅槃的成功作结,太多痛苦的曲折找不到一个明朗的尘埃落定,只能无疾而终,在生活的不确定性中我常常都押错了自己的赌注,在命运的强硬裹挟中我也总是离扭转剧情差那么一点点;我的四年过得很忙碌,也从来没有停止过进取和探索,但是缺乏那一条或者事先确定的或者事后明了的线索去将这些努力串联起来,在同一方向上发力,所以当我自己回顾四年时光时,我似乎有好多想讲,却找不到一个够味道的完整故事——但我才发现,也许这就是我对大学四年最深的感悟,那就是即使你一再地做出不那么明智的选择,即使你一次次地因为一些幼稚的失误错失那些最宝贵的获得成功的机会,即使你到最后依然无法对自己的人生有一个明朗的观点,即使你发现不可逆的人生轨迹把你和最初的梦想越来越远,只要你始终踏实、进取、热情地面对一切,你的人生依旧会精彩而难忘,你依旧能在某个或近或远的日子,收获令你幸福的成长和令你骄傲的成功。

高中时代的我,是一个乐观而坚定的理想主义者,我在学习紧张的高三读了很多的哲学和文学,在课桌上和汉语词典并列放着的是大部头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桌下藏着的是害怕被老师发现的尼采,曾用一个月的时间细细地读完了早就该读的红楼梦并背下了书里的几乎每一首诗,一本关于“熵和信息”的书深深地激发了我对科学的热爱,我和一位要好的室友常常在那些日子里讨论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在那些big data这个概念还不怎么火热的年代,我就兴奋地在头脑里规划着未来的世界在数据的驱动下将变得多么便利和高效。我努力地学习,一天一天地看到自己的进步,在高三的那年的大多数考试都保持着高于清北分数线的水平,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和希望——理想主义的情怀让我充满奋斗的动力、充满对世界的好奇,这些都是我后来人生一致受益的财富,但是对现实的过于理想的想象、对于自身能力过于乐观的信心,都给我埋下了深深的隐患。后来高考的失误对我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我陷入了长久的挣扎和迷茫,也因为这次失败,让我对大学的四年有了更多更高的期许,我期待我的这四年不要虚度每一秒、我期待我能在毕业的那天写完一个精彩的故事、我期待能用自己的努力弥补18岁夏天的那个遗憾。

因为高中时代对于信息和数据的深深兴趣,我选择了“信息工程”这个看起来最接近我理想的专业,进入了电院。大一的一年是充实而充满成长的,我保持着高中时代的勤恳和投入,获得了满意的学习成绩,拿到了国家奖学金;加入了三个组织,在不同的平台上探索着“大学”的各种可能性;我进入了向往的辩论队,一直热爱哲学和思辨的我,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地方,去做一些“无用”的思考,去了解不同领域的知识,从形而上的哲学话题,到充满实证的经济政策,我可以有机会和人探讨各种各样离我们远离我们生活的话题,去关注整个国家社会的进程、人性深处的微妙和人类宏大的历史进程,幸运的我加入了一只强大的队伍,在大一的一年,从院新生杯的冠军走到校新生杯的冠军再到进入校队,虽然我一次次地感叹辩论耗去了我那么多的课余时光,多么缺少功利意义上的价值,但我坚定地继续在这条路上奋进着,因为我知道同时满足有趣、有益、擅长这三个条件的东西对一个人是多么珍贵难得。

但成长和充实背后,大一一年我感动更多的还是迷茫和躁动。高考失误带来的对大学的报复式高期待,结果必然是失望。大学的课堂也并非那么活跃而自由,大学的学习也并非那么充满创造性,繁多的课余活动似乎真有意义的寥寥无几——我忐忑地一边数着日子、一边数着成长,循着我所能看到的轨迹,我看不到我所期待的蜕变和成就,而只有循着前人的脚步、按部就班的走向一个“还不错”但“看不到惊喜”的未来。焦虑的我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切地寻求着改变,甚至于“改变”这件事本身比“如何改变”对我而言似乎都更加重要。于是我看到了致远,精英化、交叉学科、科学家,这些标签都深深的吸引着我;同时,当我看到工科教育难以让我真正掌握数据科学背后艰深的数学模型时,我更坚定了转专业的心态,和无数高手一起竞争成为唯一一个转入致远数学的学生,对我也是很大的激励,它让我相信——也许在这个新的地方,我能够真正开始书写属于我的大学故事。

转入致远,遇见最好的自己

我必须坦诚,到现在,我也无法确定当时年轻的我做的这个选择是否“正确”。致远数学的教育无疑给了我更深厚的功底,致远学院开放的学术环境也给了我很多科研上的启迪;但走向数据科学的两条路,统计学和计算机科学,交大后者的绝对实力要明显强于前者,申请同等级别大学的难度也要大很多。当时大一的我,完全还没有从升学这样的角度进行思考的意识,所做的选择更多只是在“循着梦想的感觉”。当我回头看的时候,我惊异于这些如此重大的人生抉择,在它发生的时候其实是多么随意而感性,没有太多的计划和分析,悄无声息地旋转着命运的车轮。

但我必须感谢致远,虽然我很遗憾自己没能在科研的道路上走的更远,但致远给我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去浅浅地触碰我从儿时就无比向往的科学梦想。来到致远的第一学期,蔡申瓯老师的专业研讨课给了我极其深刻的印象,他用最深刻的科学解释有趣而简洁的物理问题那种讲述方式,让我极大地体会到了科学的魅力;自然科学研究院的老师们以及学院所邀请的各种学者的讲座,为我打开了一个广阔的科学大门,各个领域的科学都充满着各自的魅力,而数学则是几乎所有领域共通的基础,那么就读数学班的我,在未来拥有无限的可能性;坚持数据科学的我,跟随做统计的李敬来教授开始了我的科研之路。

我热爱同时也享受科研,但一开始接触科研的我存在一个很大的误区,那就是我只喜欢去做那些我自己感兴趣的甚至于完全由我自己构思完成的题目,而不愿去通过大量的阅读文献,寻找学界所认可的那些课题中值得做的问题。我四年除了毕设之外真正从头到尾完成的课题有两个,而这两个题目从一开始问题的构思都完全出自我自己。大三跟随李敬来老师所做的第一个关于顺序统计量的题目,源于我一个简单的对日常问题的思考——依靠百分比分配奖学金份额是否科学?我基本差不到太多关于这个问题的研究,只能一点点的从最基本的统计学理论开始推导。研究的过程是漫长的,虽然通过计算机模拟我很快得到不错的结论,但是理论的数学证明耗去了我大量的时间,在某一步的证明停滞近三个月,甚至直到我学期结束赴美国游学时都没能完成这个证明,但我持续的思考和尝试着,在第二年三月的某一天,在纽约哈德逊河跑步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个灵感,完成了那个证明。虽然这个问题也许学界根本不关心,但从头发现问题、思考问题、最终经过漫长的努力解决问题、有所创造,这样一个过程给我带来的快乐是巨大的。

但是我们不能忘记一个基本的事实——做学术和其他任何东西一样,是一项职业和事业。要获得成功、获得认可,是要靠在他人在乎的问题上展现你的能力。大三下我来到哥伦比亚大学游学,在这里让我接触到世界第一流的教育和获取暑期科研实习机会。我几乎尝试了哥大和NYU两校所有统计、运筹、计算机、金工方向的教授,但是由于缺乏引荐、交大在统计领域内一直以来申请情况普通、自身科研背景不对口等等原因,耗时两个多月,超过40封仔细阅读教授文献后撰写的邮件、近10次的当面交流,没有一次获得成功。我深深明白PhD申请中科研和推荐信的重要性,因此以我当时的背景,纵然成绩和GT都不错,也有海外交流经历,申请到TOP10的统计博士项目的几率接近于零,两个多月的套磁失败带来的煎熬,也让我失去了一些再赌一把的信心——或许这个决定是理智的——我放弃了统计学PH.D.申请这条一直以来向往的道路。

即使当你发现你无法实现你最热爱的梦想时,你也决不能停下前进的脚步;人生的开阔、世界的宏大超过你的想象,人生从任意时刻以任意的背景条件开始,都依然有过出一段精彩人生的可能性;成功虽然充满了偶然性,但成长是每个人可以自己把握的,并且你的成长在长远中为你带来成功的可能性接近于一。

放弃了继续寻找科研实习的我,把目光第一次投向了职场。高中时代就自己读完了经济学原理的我,对经济金融有很好的知识基础和直觉;在纽约的学习,让我认识和接触到了很多金融界的同学和前辈;所有提升背景的途径中,最重要的要素之一就是differentiate yourself from others——在最激烈的竞争中获得成功,是证明你的能力的最有效方法之一,而金融领域几乎是所有领域中,无论是实习还是全职,求职最为竞争激烈的领域——于是我第一次慢慢梳理自己大学几年的经历、慢慢开始练习面试的自我介绍、各种behavioral和technical的金融面试题、慢慢了解这个行业不同的部门不同的岗位。但我的目光从那个高中时代一直坚定的梦想移开时,我看到了另一片精彩的、令人兴奋的天地,更重要的是,我看到,我之前所有那些“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人”的努力,即使在梦想流产之后,也绝不是白费。从中学时代起保持的流利的英语水平、辩论所培养的逻辑思维和表达能力、开朗的性格、扎实的数学尤其是统计功底、有趣的科研经历等等,这些都成为了我面试中重要的砝码,向面试官展现着我这个“半路出家”的金融求职者他们所需要的素质和能力,就这样,我拿到了UBS的实习offer。这样一份实习对于很多从大一就开始准备的金融专业学生来说也十分困难,对于我这样一个之前金融背景十分薄弱的学生来说更是难能可贵。凭借着这个足够高的起点,我在快进入大四才紧急转行到金融的道路上走得相对轻松顺利。在大四的申请季,我也拿到了CMU、哥大等顶级金融工程项目的录取。

我现在所走的这条道路,离我最初的梦想有很远的距离。但其实任何一个领域,只要你能做到最顶尖、最优秀,你都能收获巨大的快乐和成长——更重要的是,它能开拓你的资源和人界,让你的人生重新充满新的可能性。

辩论,一段燃烧的青春

学业这条主线之外,对我最重要的就是辩论了。我热爱这项活动,热爱他给我带来的表达、思考、智识上的巨大成长,热爱它给我带来的为荣誉拼搏的一段燃烧的青春,热爱它给我带来的一群亲密无间的挚友;但是我也非常清醒地知道,它确实极大地占用了我的时间,如果我不打辩论,我的学业会更加顺利,我实现我最初的统计学博士的梦想的可能性也会大得多——所有真正的美好都必定同时伴随着缺憾,因为机会成本是大学里最昂贵的东西;青春总要选择一次追逐、一次放肆、一次无所顾忌,对我而言,用在辩论上绝对是最好的选择了。

大二进入致远学院,这个年轻的学院有着一只同样年轻的辩论队,受过最多系统训练的我,一进入致远就承担起了队长的职责。从头开始创造,有难以想象的艰难,但收获同样如此。招新、训练赛、新生杯、培训、联合杯热身,我们这支年轻的队伍一步步地向前成长,但距离那些有多年积淀的大院强队,我们的差距还是很大。2013年的联合杯,交大最大的辩论盛事,电院、机动、船建,交大最大的三个学院,我们全部遭遇;漫长的赛程让我们这支人并不多的队伍疲惫不堪,甚至常常遇到上场人数不够的问题——但是我们却赢了下来,一场又一场的赢了下来,每一场的胜利都是突破,一路走到决赛,难以言说的惊喜背后是一次又一次放下讨论到深夜的疲惫,最后拿到沉甸甸的冠军奖杯,却无比平静——是的,这就是一个简单的,奋斗然后成功的故事,没有别的。那段时光是我大学最值得铭记的日子,虽然在我毕业时,在我申请的简历上,他只在最底下的一块有小小的几个字,从来没有人会问起,也不会为我增加什么所谓的竞争力——但你自己会在很多很多年以后,忆起那段岁月,铁马冰河入梦,依旧热血沸腾。

走到快毕业这时候的我,内心其实是矛盾的,对于学弟学妹们,我一方面希望你们每一步的选择都能够足够理智清醒,少走一些弯路,让自己的努力和天赋换得最大的回报;但另一方面,我也希望你们明白,很多东西是难以找到丈量的尺度的,许多经历本身虽然“无用”却价值连城,更重要的是,他们可能在未来人生遥远的某一天,成为你人生转折的最重要推动力。

回忆和总结四年的时光,其实是很痛苦和残酷的。还有很多故事、很多曲折我没有讲、不会讲、讲不出口——只有成功已然发生后,人才能对既往的挫折云淡风轻,似乎所有人都是如此。许多困扰我经过漫长的挣扎后终于解脱,许多困扰我还在解脱的路上,但我并不心急——不确定性,是生活永恒的主题;四年的大学生涯,一切美好和遗憾都有可能发生,这里的每一小步都是人生的一大步,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你永远不知道明年的自己是怎样一个状态,走在怎样的一条路上;诡谲的命运之流,不管被强者作为自谦,还是被弱者作为借口,都只是不同的回忆方式,它本身永远捉摸不定,扰动着每个年轻人的梦想——然而,它虽然能影响剧情的走向,但故事的主角永远是你自己。任何一种类别的成功,其真正的魅力都是共通的,他们都是天赋、努力、执着、倔强这些永远的伟大品质在这个世界不同位置的不同具体表现而已,或许这种外在表现有的光鲜些有的黯淡些,有的容易些有的艰难些,你自己所获得的成就感都不以此决定。

所以,无论是怎样的迷茫还是困顿,请永远保持热情、勤恳和奋进;我们能把握的,而且会真正影响到我们生活的,其实只有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