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ad161015daa340ad9e0d597427b943935d8b4f

个人简介

学科方向:生命科学
最终去向:Duke University
毕设导师:庄原(海外) 苏冰(校内) 个人荣誉:国家奖学金 凯原奖学金 校级C等奖学金 iGEM大赛团队金奖 校三好学生 上海市大学生暑期社会实践活动优秀项目 上海市优秀毕业生

毕业感悟

2011年,高考成绩公布之后,还没来得及细细回味高中三年的美好生活,一道大大的选择题就摆在了我的面前:到哪里读大学?我几经犹豫之后,最终踏入了上海交通大学的校门。那时,“致远”这个词就印到了我的脑海里。

信心满满的我报名参加了致远学院的面试,从包玉刚图书馆出来之后,我就笑嘻嘻地跟老妈说:“妈,我觉得我发挥得不错哎,面试八成能过!”就是怀着这样莫名其妙的自信,四年的致远生活就像一场美梦一样,一晃而过。

而一觉醒来的我,就要踏上出国留学的道路,前往杜克大学攻读免疫学博士学位。交大一梦,一梦致远,不知不觉间,我就选择了一条一般人看来枯燥乏味、而在我看来如梦似幻的道路——科学研究。一切的一切,还要从头开始说。

大一刚入学的生活对我来说还是有些压抑的。致远的课程比较多,我在学习上又有些不太适应大学的节奏,好吧,简单来说就是天刚暗就开始打盹。自然而然的,成绩就好不到哪里去。化学和生物的实验课操作极烂,曾经基本做啥实验都是最后一个走出实验室,之后有些实验是两人一组做,同组的学姐本来自己做实验每次都是又快又好,自从跟我一队之后就也成了最后一个。对于我这么一个学生物的人来说,动手能力差简直是心头的一块大刀疤。

不过我本人天生比较乐观,平时总喜欢做做美梦,很会给自己找乐趣。一方面,在极有限的课余时间里,选修过一门中国近代史课,上课的刘统老师阅历丰富,讲起课来就像说书一样,我偏偏又特别喜欢历史类书籍、故事,所以上这个课也很开心。另一方面,参加了一些志愿服务活动,活动本身的目的主要是服务社会,但是这同时也可以说是我真正开始接触社会,在这些活动里,大多数的参与者都比我大,所以从他们那里听听大学的故事、听听留学的故事、听听找工作的故事、听听生活的故事,就像穿过了无数他人的梦境,实在有趣。

到了大二,必修课的压力小了一些,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大概是我更适应大学生活了吧,总之交大这一梦变得越来越愉快了。

首先学习方面,我选了很多很多觉得有趣的课程,包括会计学、中国近现代诗歌、社会学等等,当然最最感兴趣的还是生物课,什么分子生物学、生态学、微生物学、生理学、生物统计学……总之凡是我觉得好玩的、有用的生物课,都陆陆续续修习了起来。这时候必修课已经少很多了,大多时间都是在上这些自己感兴趣的课,虽然有些时候我也很佩服个别老师能把这么好玩的课上得极其沉闷,但是总体来说,上课时的心情比大一时好了很多。再加上基本没有晚上的课了,我上课时的精力也一直保持在最好的状态。同样自然而然的,成绩慢慢就好了起来。

接下来,我也开始进入实验室做些小的科研项目了。那些或长或短的科研项目潜移默化地培养起了我对科研的兴趣,更明显的表现是,我的实验技能急速提升了。我参加的一个项目曾经需要我在光学显微镜下鉴别花粉,自从鉴别了几乎上万粒花粉之后,我对显微镜的操作变得得心应手。实验室基本的分子生物学操作我也逐渐熟悉了起来。大概也就是从大二开始吧,我终于不是每次最后一个做完实验的了,简直感动得泪流满面。

与此同时吧,也不知道我哪儿来的精力,大概是那个时候真的有点精力过剩,我加入了学生会,很快就自己独当一面负责组织不少学生活动。之后又很快地竞选学生会主席团,成了致远学生会的副主席。当时搞得最大的一件事,就是我筹建了致远的青年志愿者服务队,从确定目标,到招收队员,到联络社会上的公益组织,再到具体的组织志愿活动,在极有限的时间里,借助着中国好舍友和新招收的队员的帮助,硬是像模像样地建成了一支青志队。

时间就像一匹小马驹,跑起来拉都拉不住。转眼间就大三了。大三又是一片壮丽精彩的梦境,好吧,简单来说就是我又作死找了很多事干。

首先是参加了iGEM大赛。这个比赛使我真正体验并适应了做科研的工作节奏:为了实验,有时会一直在实验室忙活到凌晨。当然了,实验之外,因为是一场比赛,所以还有各种交流活动,这让我有机会到台湾和香港交流了一番,颇体验到这两处地域与大陆相似却又有些不同的文化。总之这场比赛,既培养了我的科研素养,又让我长了见识。

比赛完了之后,我觉得做科研真的挺好玩,但是团队项目似乎又有些不太尽兴的地方,于是我就想能比较独立地承担一个小项目。后来我就加入了徐俊老师的课题,做超嗜热古菌的遗传学研究。导师确实给我留了很大思考的空间,实验室的学长学姐除了带我实验,也经常跟我讨论实验数据,所以在那里,确实度过了一段非常开心的科研时光。以至于在一段时间内,我除了实验室哪儿也不去,啥事儿也不干,就连大三下选课也只选了发育与再生生物学一门课,一门心思地设计实验、完成实验、分析数据,独自徜徉在科研的梦境里。

不过在大部分时间里,学生会的活动我也没落下。平心而论,大三的时候我在学生会花的时间其实已经不多了,具体组织的活动更是寥寥。此时我更多参与到对于学生会活动的策划与建议中,帮助学弟学妹们解决搞不定的状况。总体来说,那段时间还是花在科研上时间比较多,以至于有些技能都有些生疏了。尤其令我窘迫的是,在我们办的那一届致远学生代表大会上,一份简简单单的学代会筹备委员会工作报告居然被我给念得磕磕绊绊的,我一直引以为傲的公众演讲能力受到极大打击。 交大的最后一年,我就到美国做毕业设计了。这一年也是对我影响很大的一年。虽然在杜克的这一年活动比较单一,基本就是做实验、分析实验数据,但是这一年的实验室经历,确实给了我很多新鲜的体验。最直接的影响是,我真正有了类似博士生的体验。虽然我之前的科研经历也算比较丰富,但是那都是作为“兼职工作”,而在杜克,我是以全职身份加入到实验室中,因此对于实验室的日常生活也有了更多感悟。最基本的体会就是,实验室的全职生活还是挺适合我的。

最后的最后,再美的梦,也终有结束的时候,尽管我十分不愿意。但是这交大一梦,不正是为了以后能体验更加美丽的“梦境”么?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愿所有同学的未来都似梦境一般瑰丽壮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