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f38466676fe907f6951a5270ca897144ea2d4

个人简介

学科方向:计算机科学
最终去向: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Seattle
毕设导师:卢宏涛
个人荣誉:国家奖学金 凯原奖学金 校级B等奖学金 上海市优秀毕业生

毕业感悟

四年时光稍纵即逝。大学期间,我收获的有知识,有能力。但若要问我,我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我的答案是一群成天嘻嘻闹闹但又值得尊敬的好闺蜜。因为是她们,引导了我去寻找自己,并在这个过程中逐步成长成为一个“独立”的自我。

从小我就是个“乖宝宝”,很听话。基本大事小事,爸爸替我决定了一切。到了大学,我被迫开始独立地面对问题,独立地去做决定。这让我非常不适应。我本就是一个非常纠结的人。面对这些数不清的或大或小的选择,我不知所措,不停地纠结。然而,我那几个室友则相反,她们非常果断,对事有很鲜明的观点。而且,很多时候,我觉得她们比我更加宽容,更能包容别人的不同。我细细观察,发现她们和我最大的区别在于——她们更了解自己。她们更清楚自己在意什么、不在意什么,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清楚了这些之后,往往能看淡很多看似很重要的东西。因而在“舍得”面前,她们能更清楚地知道该舍弃什么。对于朋友,她们也能更不在意他们身上的一些小缺点。了解自己在意什么,从而能看淡更多事物,我想,这可能就是成长吧。也正因如此,“找自己”成了我大学的主旋律。

做自己

不知从何时开始,“学霸”这个称号开始流行起来。它说不上有多贬义,但总带着几分对用功读书的孩子的嘲弄。而由于我经常在致远学院六楼自习,常被人撞见,“学霸”成了我的绰号之一。这样的称号,让我觉得自己成了异类,用功成了件可笑的事情,这种被排挤的感觉让我很是压抑。我极力想摆脱这称号,而使用的方法,现在想来,还挺幼稚的。我开始试着去多玩一玩,或是像别人一样,经常去水一水社交网络,或者躲着,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自己自习。但是,这么做,我依旧不快乐,做事效率低了不说,更重要的是,这些都不是我。后来,我逐渐意识到,这些所谓的排挤可能只是我自己的臆想。这样的玩笑方式是让人有些不快,但这对他们而言也就是个玩笑罢了。在这玩笑里面,甚至还可能带着些羡慕与敬佩。更重要的是,我又何必因为别人的看法委屈我自己呢?所以,我依旧“学霸”着,这让我在ACM班这个大神云集的地方,从一个没有计算机基础的电脑小白,第一年就挤进了班级前三。而在大二时的学生会主席竞选上(虽然没选上),我终于也勇敢地说出:“我是个学霸,我相信在座的各位,绝大部分也是学霸。”这段话连同那张我和ppt上硕大的“学霸”二字的合影,也成了我们寝室的一个经典段子。

寻找自己的爱好

我发现男生和女生有很大不同。班里很多男生虽然成绩并不是最优秀的,但是他们有自己的爱好,在这些爱好上,钻研得很深、很精。比如有个研究计算机下围棋并获得了世界冠军的,有个成天喜欢抱着本数学书,啃得津津有味的。我也希望自己能过得洒脱一点。成绩固然重要,但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全身心投⼊入,从长远意义来看,这才是更重要的。于是,我努力在繁忙课业之余,开始不断尝试,寻找自己喜欢什么。所以我上了像吉他、OpenGL等学分要求之外的课程,参加了PRP项目《AUV水下机载智能低成本实验平台》,并在其中担任项目负责人。

大三,我进入实验室,加入了卢宏涛老师的实验室,开始研究立体匹配问题。大三的实验室生活是我最快乐的时光。论文和实验中总是有着各种问题。我想不通,时常也想得头疼。但是我仍旧很享受这个发现问题,思考问题的过程。而且往往问题慢慢积攒着,虽然一时想不出,但可能在某天晚上,躺上床时,思如泉涌,迫使我大半夜下床记下自己的想法。那样的日子很疯狂,很让人兴奋。

坚持自己的梦想

大学四年,我一直在为到美国的著名学府读博,继续深造努力拼搏着。终于,我在申请中取得了好成绩。我获得了UC Berkeley, UC San Diego,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UW)和Cornell的offer。其中Berkeley是计算机界俗称的“四大”之一,是与其他三大在全美专排并列第一的学府。在别人眼中,我肯定去Berkeley无疑。然而我拒绝了UC Berkeley,转而去了UW。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个“任性”的重要决定,一个可能影响我未来一生发展的决定。

大学期间,我开始意识到,很多时候,我是在为别人的期待而活。家长的期待、老师的期待成为我奋斗的目标。然而,当我逐渐长大,这些期待越来越少的时候,我发觉自己的动力也没那么足了。这一次,我之所以这样选择,是因为我想尝试一次坚持自己的梦想,依着自己的期待而活。UW有我更喜欢的方向——虚拟视觉。它的目标是一种浸入式的视觉体验,像一道传送门,足不出户,却让你有进入另一个世界的错觉。比如我希望当我想妈妈的时候,就能坐在家里的沙发上,跟妈妈看看电视、聊聊天,享受一种简单的快乐。但是现在的技术和这个目标还相去甚远,即使是用视频聊天,还是远远不能体验到真正坐在家里的感受。这是我从高中就开始关注的领域,从第一次听说全息投影,到google glass到hololens,该领域的每一个新的发展都让我欣喜若狂。在大学期间,我也不断尝试接触、探索相关领域和知识,比如大三做了3D重建方面的课题——立体匹配,也关注了很多graphics方面的知识。希望我能够重建出妈妈的样貌、家里的环境,然后用grpahics的技术,最终让我在佩戴上虚拟现实的眼镜时能够有坐在家里的身临其境的感觉。虽然我现在的能力和学识里最后的目标还相差很远,但我希望这些“幻想”能逐一实现。而且,人生不应该是功利的,快乐才是更重要的。对于学术更是,生命只能活一次,因而更要快乐地依着自己的梦想做自己喜欢的事。也只有这样,才更有可能做出重要的学术成果。我不想因为排名而放弃自己的梦想。希望这最终会被证明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我感谢我的那些小伙伴们,也感谢一路上大大小小的选择。是你们,引导着我去寻找自己。我觉得我还没完全找到自己,但相比刚入学时,我一定更了解自己了,从能力上、心理上,也成长为了一个更“独立”的人。对于未来,我无法规划太多。未来有太多的变化和未知,没有人能保证现在的雄心壮志在未来一定能够实现,可能顺着人生的道路,走一步看一步才是更实际的。看看命运会带领我们到哪个未知的未来可能才是人生的乐趣吧。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喜欢创新,喜欢炫酷的视觉体验,我会不断努力,不断创新,希望能将那些看似科幻的炫酷的视觉体验带给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