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eae4ce2e23e02ef39910933c52fb851b459b5b

个人简介

学科方向:生命科学
最终去向: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
毕设导师:Lily.Yeh.Jan(海外) 周越(校内)
个人荣誉:国家奖学金 凯原奖学金 校级A等奖学金 校级C等奖学金 上海交通大学优秀毕业生

毕业感悟

三年前,大概这个时候吧,我是个看客,看着当时的主角,08级的学长学姐们,站在毕业的舞台上,万众瞩目,无比闪耀,仿佛在那一瞬间,他们是世界的中心。那时的我曾经认为毕业距离我很遥远。可现实是,脑海里关于他们的记忆还没有模糊,而我却也即将到达大学的终点。

下笔之时,心中有千言,却不知如何说起。大有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之感。四年,起起伏伏,我遇到很多人,很多事,所有的一切,都在教我如何成长。我相信四年前的我绝对不敢相信,四年后的这个时候,我会在美国旧金山,在温暖和煦的加州阳光下,平心静气地敲下这么一大段文字。

大学是这样教我成长的:最初的最初,在我意气风发地沉浸在各种对未来的美好幻想的时候,在我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无情地把我抛到深渊中去。

相信大家刚进大学的时候,都是有类似的感受的。充满着梦想,迫不及待地想要大干一场,很多新鲜的事情都想去亲身体会一下,认为自己能够在学业和课余活动之间做到游刃有余。我相信,存在这样的人,能够一直春风得意,看起来毫不费力。只可惜,时间,还有实践告诉我,我不是这样的人。一切似乎都脱离了掌控,学着自己怎么都学不懂的数学,本以为自己很喜欢的生物,几堂课听下来云里雾里,考试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轻松。课外的活动也并不是如自己当初的想象那般真的有意义,自己也难以倾心尽力在上面,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学期,一事无成的感觉,真的很糟。我很焦虑,却又毫无办法。

也许只有经历过深渊,才越发的体会到“认识你自己”是件多么重要的事情。浮躁的时候是绝对不会认识自己的,只有当被斩去所有浮华艳丽的羽翼之后,当自己过去顶着的光环被无情地褫夺以后,人才会清醒,才会沉淀下来。就像一把开刃后所向披靡的剑,只有经过烈火焚烧的痛苦,才能脱胎换骨变为绕指柔。遭遇了一连串的打击的我,终于能够一个人好好地想想,我能做什么,想做什么,该做什么。

何士刚老师的一句话终于点醒了我,一个人一辈子,能做好一件事情,就非常了不起了。

我并不是一个特别擅长和人打交道的人,并不是那么social,相比于在喧闹的场合,我更喜欢一个人安静的独处,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华丽的水晶灯下的世界,在我眼里比不上深夜书桌前那一抹柔和的白光。我推掉了几乎所有的课外活动,回归了书本的世界。在书本和知识里,我能获取我内在所需要的力量。我也不再羡慕那些做什么事情看起来游刃有余毫不费力的人。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没有必要模仿别人什么。慢慢的,成绩开始有了起色,生活也渐渐回到了正轨。在别人里,我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学霸,但是那又如何呢?谁告诉你学霸的日子是枯燥无聊的?谁告诉你学霸不懂得享受生活?又有谁会告诉你,学霸的内心其实是丰富而满足的,并且这种充实并不仅仅是源于你们外表所看到的事物的。

当我终于能够开始慢慢操控自己的生活以后,后面的事情便是如安排好的一样,按部就班,一件接一件的发生了。

大一快结束的时候,我进了何士刚老师的实验室,这是我第一次接触科研。原本以为,科学家无所不知,接触了以后才知道,科学家是真正意义上的拓荒者,前方一片漆黑,只能凭借现有的经验,以及直觉,还有想象力,摸索着前进。做科研,其实是需要勇气的。

我在何老师的实验室呆了两年,学到了很多东西。有意思的是,学到的绝大部分的东西,其实和科研内容没有直接的关系,也就是说,我具体做了什么实验,得到了什么样的结果,其实并不多。何老师,还有周越老师,教给我更多的是,做研究所需要的思维以及品质。如何有逻辑性地去思考问题,每做一件事情之前都要先想好,做这件事情的目的是什么。以及独立性。大三的时候,我独自一人,独立地开了大创的一个课题,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项目,中间也磕磕绊绊遇到了不少的麻烦,但最终能够有一个完整的故事可以诉说,对我来讲,是一个极大的鼓励。与此同时,在参加组会的时候,我尝试着从一个旁听者,变成一个参与者。何老师要求所有的人都要用英文讲科研文献,对于我来讲是个不小的挑战。而当时的我也绝对不会想到,仅仅一个突发奇想带来的经历,会在日后给我带来多大的帮助。我会告诉你,因为下意识地训练自己的独立性,所以在Jan Lab里我能独当一面,带我的postdoc可以放心大胆地把几乎所有的任务都交给我并且不用担心会出不必要的问题,我可以同时参与两到三个project当中而不觉得负担沉重;因为常常思考问题,所以有能力和富有经验的postdoc去讨论实验中的问题并且提出自己的看法和解决的方案;因为有用英文讲文献的经历,所以我能在Lily和Yuh Nung,以及整个function group近20个人面前用英文汇报自己的工作。在我来到Jan Lab之前,这些都是我不曾想过,也不敢想过的事情。

我是个很幸运的人,大二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个无比珍贵的机会,在大二升大三的暑假前往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邹益民教授的实验室里做暑期实习。那是我第一次踏上异国的土地,那两个月的生活充满了新奇和激动。这也让我下定了决心要出国,因为我想看到,并且想亲身参与到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科学世界。得益于各位老师的倾力推荐,大四的时候,我到了旧金山,在强者如林的Jan Lab,开始我的海外毕设。我在这里接受了高质量同时也是高强度的科研训练,我也因此得以快速地成长,甚至可以说比过去三年成长的总和都要多的多。我相信这一年的经验,会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为我带来惊喜。

所有的事情说起来都比真正做起来炫目,因为人们在诉说的时候,往往都抹去了背后遭遇的困难和挫折。并非不想提起,而是回头再看的时候,心境已经完全不一样。时过境迁,经历时的痛苦和不安,转身回首时只剩云淡风轻。在找毕设实验室经历的挫折和申请过程中遭遇的重重打击,早就成为了一段过去,不足为外人道。

在大学里,我得到的最珍贵的礼物莫过于我那三位贴心而且志同道合的室友,一路相伴着走来,一起考G考T,一起申请,快乐和艰难的日子里都有她们。很难想象这四年没有她们的生活会是怎样,如果可以,真的好希望四人凑在一起毫无顾忌爽朗大笑的日子可以一直这么延续下去。

每个人都有梦想,有的人会一直坚守着初心,有的人会随现实而更换自己的目标,这两者都没有错,人生有太多的岔路口,并不是说坚守初心的人就伟大,也不能因为改变了最初的梦想就是意志不坚定。唯一想说的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这条道路上,只要一直坚持着向前走,总会有一个相对美满的结局。

四年前,我离开生活了十八年的家乡,来到了繁华璀璨的上海;四年里,我走过了南北加州;四年后,我将前往美国的东海岸,到纽约开始我作为博士生的新生活。能一直坚持着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很幸福。

2015年4月10日下午3点45分于旧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