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获全球ACM大赛“三冠一金”、亚洲“四冠王”;52%的毕业生赴世界名校深造,超过41%的学生获得国内直升博士生资格;学生跟随国家特聘专家开展“暗物质”等重大科研攻关……这些成绩,都发生在上海交通大学校园中的一个“特区”——致远学院。

2008年10月,由上海交大校长张杰和多名院士、教授直接领衔的,旨在培养未来科学大师的“交大理科班”项目正式启动。2010年1月,在理科班基础上,致远学院正式挂牌了。

与世界一流大师朝夕相处

对学生而言,能在校园里隔三差五听到世界一流大师的报告或讲课,是件幸福的事。然而在致远学院,这种幸福却是“家常便饭”。学生们与世界一流大师朝夕相处,在学生们周围,大师如影随形。

翻开致远学院每学期的课程设置表,主讲教师一栏上赫然列着普林斯顿、康奈尔等一流大学教授,及“千人计划”特聘专家、长江学者的名字。与致远学院同期成立的自然科学研究院,教师全部从世界一流大学和科研机构引进,也是致远学院人才培养的重要师资来源。

蔡申瓯以“千人计划”国家特聘专家的身份来到这里。他坚持每学期授课,学生只要有学术疑惑,哪怕凌晨敲门,他都会欣然与学生共同探 讨。他一直坚持每周与几位学生共进一次晚餐,谈人生、谈理想。中科院院士、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鄂维南在学院人才培养方案设计上投入了很大的心血,还亲自授 课,指导学生毕业设计。

教师们与致远学子朝夕相处,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学生们的科学兴趣和态度。在致远学院的公共学习区,竖立着一整面墙那么大的玻璃白板, 上面总是写满各种公式,记录着学生们的学术讨论;致远学子的宿舍门口都挂有一块白板,时刻更新着同学们的思考。致远学院还与物理系、生命科学技术学院、计 算机系共建致远学子创新实验基地。

创新潜质得到激发

在人们的既有概念中,课堂情景是这样的:老师在讲坛上讲课,同学们认真听讲,布置作业,完成作业……

在致远学院则是另外一番“洞天”。小班研讨贯穿于整个四年的培养过程中。学生们从进入致远学院就开始阅读经典文献,了解最新成果。在由杰出教授主持的专业研讨课上,学生们个人或合作撰写课程报告并进行交流。

“力学、数学分析原理、复分析、偏微分方程、傅里叶分析与实分析、统计力学与热力学、概率论”,这是致远学院给大一新生开设的课 程,除此之外,大一新生还必须在《生物学导论》、《计算机科学导论》、《物理学导论》等导论课程中至少选修一门。选修课程由6位海外知名学者和2位校内教 授联合讲授。像这样特别注重数理基础,又一直贯穿大学四年的课程表,在国内高校中绝无仅有。

图灵奖得主约翰•霍普克洛夫特在给致远学院大一新生授课时说,要成为优秀的科学研究工作者,前进的源动力之一应当是对所研究领域保 持长久的好奇心,以及对未知世界的探知欲望。但如果你喜欢数学,同时又很喜欢生命科学,怎么办?两者只能选其一,这种在高校中普遍存在的现象,让学生们感 到纠结,甚至会影响他们一生。

但在致远学院,“鱼”和“熊掌”可以兼得。学生在专业的选择上有较大自由度,可以在数学、物理、生命科学和计算机科学四个方向中选择一个主修方向和一个辅修方向。同时,可以在入学时就选择主修方向,也可通过一年甚至两年的学习之后再确定或者改变主修方向。

在ACM大赛上战胜哈佛、MIT

近日,计算机科学班又传来喜讯。在第36届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总决赛上,由上海交大计算机科学班(ACM班)学生组成的 上海交大代表队,从来自全球2219所大学经过6大洲预赛中脱颖而出的112支队伍中,战胜哈佛、MIT,获得金牌。这是计算机科学班成立以来,第三次问 鼎这项赛事全球总冠军。

指导教师俞勇教授介绍,学校对计算机科学班的学生特别注重理念教育,并将其作为教学过程融入每一个教学环节。他认为,理念教育不是 一堂课就能解决,而是可持续地循序渐进,从原来的被动灌输到自身的内在需求。“我们的秘诀在于‘两条腿’走路。‘一条腿’是同步式素质教育体系,另外‘一 条腿’是实施递进式科研训练机制。”

计算机科学班推行“思想励志—方法体验—行为实践”同步式素质教育体系,将人文素质、科学精神、专业知识有机结合、互相渗透,使学 生追求卓越、持“志”以恒。在基础课程方面,采取先布置作业后讲授的方式,“逼”学生超前阅读,带问题听课。课后不留作业,学生自己布置作业,培养自主学 习的习惯。在专业课方面,教师只给学生讲课程整体框架,然后就带着学生一起做实验。计算机科学班还把传统被动式课堂变成全互动和自主式平台。前四学期设置 自编、自导、自演的基础实践课程,让学生经历构思、设计、实施、交流的全过程。

科学研究能力的提升离不开科研训练。从第二个暑期起,学校设置了跨度一年的“校内实习”,学生进入导师实验室,自主完成课题研究。 三年级起,每学期开设系列“科研实践”课程,形成实习和实践“学”与“用”的同步与支撑。第三个暑期起,设置跨度一年的“社会实践”课,学生赴国际知名研究型企业实习,在校企双导师指导下,完成详细的实践计划,达到毕业设计要求。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2.7.18 第6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