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交通大学,有一个“神奇”的人才培养特区——致远学院。

校长亲自担任院长;诺贝尔奖、图灵奖得主、院士、千人计划专家组成“全球名师团”;为未来科学大师“量身定制”独特培养方案;实施“大师陪伴计划”;学生拥有超高“学术幸福指数”……学院创造性提出“致远模式”。

“培养具有批判性思维、知识整合能力、沟通协作能力、多元文化理解和全球化视野的创新型领袖人才,打造孕育未来科学大师的摇篮”,上海交通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致远学院院长张杰对“致远模式”的使命这样描述。

在这里,转身遇到大师习以为常

在“致远模式”拔尖人才培养特区中,每个学科方向都有一张“最豪华”的课程表,每张课程表的背后都有一个“最豪华”的“全球名师团”。“致远特区”按照学校顶层设计、采用各种灵活的人才聘用方式,在短时间内汇聚了一大批全球最优秀的师资,建立了国际一流的师资队伍。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Tony Leggett讲授《超导引论》,“致远讲席教授”、法国海军学院应用数学系教授Radja Alexandre讲授《泛函分析》,“致远讲席教授”坂内英一讲授《图论》、《图与网络》,纽约大学柯朗研究所教授,“千人计划”国家特聘专家蔡申瓯讲授《统计力学与热力学》专业研讨课,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教授鄂维南讲授《应用数学导论》、《常微分方程与动力学系统》……翻开数学与物理方向的课程表,主讲教师有67人,包括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Tony Leggett等24位海外教授,8位“千人计划”国家特聘专家、8位“长江学者”、7位“国家杰青”。

在致远学院,所有的课程都由世界顶级的教授或全校各个院系内最好的老师亲自讲授。学院不仅吸引了一批交大的教授,还在全球范围内吸引了一批对人才培养特别有兴趣的学者。致远学院通过组成讲师团的形式,把国内外顶级教授汇聚在一起,培养拔尖创新人才。

目前,致远学院各专业方向的师资模式逐步趋向稳定,三分之一以上的主讲教师都由上海交大院士、“千人计划”、“教学名师”和“长江学者”等,以及来自普林斯顿大学、康奈尔大学、耶鲁大学等海外一流大学的教授担任。截至2013年底,致远学院的授课教师包括80名校内教师和58名海外教授,共开设269门次专业课,涵盖21门各级精品课程内容。

学院还邀请一批国际杰出学者每年来致远开设专业课或暑期研讨课,并通过为学术大师选配校内青年教师担任助教加强校内教师培养,保证师资水平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致远学院和自然科学研究院平均每年联合举办上百场学术讲座,诺贝尔奖得主David Gross、小林诚、Tony Leggett,图灵奖得主John Hopcroft、姚期智,菲尔兹奖得主Vaughan F. R. Jones、Cédric Villani,美国科学院院士沈元壤、Harry Swinney等百余名海内外学者来访交流,提升学生科学素养和专业兴趣。

学生们常说,“致远特区”是一个大师云集的地方,“转身遇到大师”对他们来说,早已习以为常。豪华的名师阵容和氛围也让多次来访的美国科学院院士Harry Swinney教授感到惊讶:“这里的教师、学生、组织管理以及学习氛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令我回忆起自己难忘的大学时光。”

在这里,“跟着兴趣走”催人奋进

三年前,还在为自己找不到学习的兴趣而迷惘的他,并没有想到,在经历了两次转院之后,在致远学院找到了自己坚定在学术道路上前行的决心。这名大四就发表了SCI论文的学生就是致远学院2009级数理科学班的汤迎。

从最初的生科院到电院计算机系,再到致远学院,对于汤迎来说,当时的那份坚持让他听见了自己的声音,没有什么比“跟着兴趣走”更催人奋进了。刚进入致远学院的汤迎立刻感到了这里浓厚的学术氛围,同时也感受到了压力。

作为一名刚转院的学生,汤迎深知自己要更加努力。学院601报告厅经常能够看到他的身影,无论是大师讲座,还是论文汇报,只要有时间,他一定会去听,就像一块海绵不断汲取着知识。

回想起2010年那个炎热的夏天,汤迎至今记忆犹新。当时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敖平正在给2008级致远学生上《生物物理学导论》课。虽然不是2009级学生的课程,但是对基础科学的热爱,汤迎每天都坚持去旁听。正是这门课程,让汤迎更加坚定了从事生物物理研究的决心。经过一番努力和认真考虑,他如愿以偿地申请进入了敖平教授科研团队。

在敖平教授的指导下,汤迎开始潜心科学研究。经过半年多的设计、演算、调试,汤迎成功构造出了李雅普诺夫函数。在此基础上,他又花费了近一年半的时间与小组成员共同进行论文撰写,期间不断地思想碰撞、不断向各位教授请教,对论文内容反复进行推敲、斟酌和修改,甚至连吃饭睡觉都在思考着这些问题。多少个夜晚的挑灯奋战终于换来了成功的喜悦。以汤迎为第一作者的论文“Dynamical behaviors determined by the Lyapunov function in competitive Lotka-Volterra systems”发表在物理学国际著名学术期刊《Physical Review E》上。

敖平教授评价说,汤迎用了一个漂亮的例子说明可以通过李雅普诺夫函数来描述动力系统中双稳态和极限环的动力学行为,显示了优秀的科研潜力。不但如此,《Physical Review E》杂志审稿人还邀请汤迎担任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furcation and Chaos》的审稿人,这在国内外本科学生中非常少见。

在这里,他们是诺贝尔奖的希望

从上海交大“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试验计划”这个“摇篮”里走出的毕业生已经达到国际一流大学Top5%学生的水准,95%的毕业生走进普林斯顿、康奈尔、耶鲁等国内外一流大学深造;力克MIT、斯坦福、东京大学,三次摘取“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大赛”(ACM)”全球总冠军……如今,“致远模式”的溢出效应已辐射全校,“致远荣誉计划”覆盖学校所有专业,打造与世界接轨的卓越人才成长体系。

“致远模式”独特的创新氛围、大量的小班研讨式教学、丰富的科研训练机会、与导师和杰出学者的经常性接触,提升了学生的科学兴趣和素养,极大激发了学生们的创新意识和科研潜力。除了大师们不间断地亲自授课,“致远特区”还经常邀请学术大师们短期来访。平均每年举办百余次学术讲座、十多个学术会议和暑期班,包括诺贝尔奖得主David Gross、小林诚,图灵奖得主姚期智,菲尔兹奖得主Vaughan F. R. Jones、Cédric Villani,美国科学院院士沈元壤、Harry Swinney等在内的百余名海内外学者都曾与学生们进行交流。

“致远学院让我开始步入科学之门,真正找到了一条实现人生价值并值得我一直努力的道路。”这是致远学子共同的感悟。

经过“致远特区”的精心培养,“致远一期”、“致远二期”的学生相继毕业。致远学院常务副院长汪小帆介绍,2012年,致远一期的29名数理科学方向毕业生全部选择深造,14名学生在国内读博,15名学生赴普林斯顿大学、耶鲁大学等国外一流大学深造。2013年,学院共有56名学生毕业(28名为数理科学方向,27名为计算机科学方向),其中54名学生选择继续深造:24名学生在国内读博,30名学生前往斯坦福大学、牛津大学等国外一流大学继续深造。

图灵奖获得者、康奈尔大学教授John Hopcroft如此评价,致远学院无论在机制上,还是在学术研究、人才培养上,都创造了“世界奇迹”,堪称办学“吉尼斯”。而来自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邹益民教授则感慨,“他们是中国诺贝尔奖的希望!”

在这里,培育基础学科拔尖人才

上海交大致力于探索如何走出一条培养基础学科人才的全新道路。

2008年,学校全面开展了“教育教学思想大讨论”,形成了以“知识探究”为基础、以“能力建设”为核心、以“人格养成”为根本的“三位一体”育人理念。从那时候起,张杰经过与鄂维南、钟伟民、蔡申瓯等一批海内外杰出学者多次商讨,决定启动“上海交大理科班”项目,希望探索和实践一条全新的教育模式,为有志于科学追求的莘莘学子营造一流的成才环境,使之成为未来科学大师的摇篮。

“摇篮有了,好苗子从哪里来?” 2009年5月,上海交大从全体本科2008级学生中选拔出31名学生,组建首届“理科班”。谈到初创时学生的“底子”,上海交大副校长徐学敏告诉记者:“这些学生来自大一年级的各个院系,他们的基础完全不同,因此学校在2009年暑假用了整整50多天的时间给这些学生加强基础学科的课程。”

2009年教育部启动了“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计划”, 上海交通大学第一批列入该计划。在国家和教育部的支持下,上海交通大学基础学科拔尖人才培养“如虎添翼”,迅速发展与拓展。

“致远模式”这个概念明确被提出来是在2010年1月。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特区——“致远学院”正式挂牌,由张杰校长亲自担任院长。开辟“办学特区”实施“基础学科拔尖学生计划”,并由校长作院长,这在“计划”实施高校中尚属首例。

“大学的本质就在于把一群极具创新思维的教师和一群极具创新潜力的学生聚集在一起,让他们的创造力互相激发,从而产生让学生受益终身的创新能力”,张杰说,目前中国正处于转型发展时期,最需要的是创新型人才。为积极应对我国创新型领袖人才培养面临的一系列挑战,上海交大成立致远学院作为“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试验计划”的基地,打造培养科学大师的“摇篮”。

原文:上海交大“致远模式”孕育未来科学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