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43791255ec1cd26ddfb1111a8eafed9562395c

6月29日,25名来自致远学院数学方向及物理学方向的同学,与7名来自数学科学学院、物理与天文学院的同学一起,出发前往牛津,开始了为期两周的2018年牛津大学暑期交流项目。

抵达篇

初抵牛津,我们在前两日的自由活动后开始了精彩万分的正式留学生活。专业课上,教授用生动的语言介绍了Manifold的基本理论;文化课上,我们在Baring Room中聆听了布鲁斯(Bruce)教授讲述有关伦敦的历史,学习了西方皇室礼仪;Filmmaking课堂中,我们学习了简单的镜头拍摄技巧,也分成小组齐心协力制作MV;课外,我们在RA的陪同下,参观了大英博物馆、英国国家美术馆、剑桥大学;同学们还自行组队,参观了伦敦市区、巨石阵、巴斯罗马浴场等景点;在浓厚的世界杯氛围中,和RA们一起为英格兰队助威。

步行穿过Blue Boar小巷,途径圣玛丽教堂,我们第一次来到了哈特福德学院,一级级登上旋转楼梯,在顶楼颇为温热的Baring Room中我们聆听了来到英国的第一课。这是一节有关英国文化的课程,但并不显得枯燥乏味,和蔼的布鲁斯教授为我们讲授了他41年来在英伦执教了解的文化轶事,从他的口中,我们知晓了英国分明的阶级划分,从Monarchy到Workers,英伦人民的生活颇有秩序森然之感,尤其是之后谈到了一些特殊的皇室礼仪,以及私立公立学校有差异的教育导致的口音决定身份等现象,让我们粗浅地认识到了那些只在荧幕上看到过的场景。结束了一次短暂的早茶后,在学院内的花园里我们继续了课程的后半段。在布鲁斯教授的指导下,我们排演了英国皇室接见宾客的场景,在修正接见过程的种种细节中,我们切身了解体验了英国皇室礼仪,感受了英伦文化中最为尊贵的礼仪文化。

课程篇

周二的Filmmaking课上,我们学到了许多拍摄技巧,比如如何固定拍摄移动镜头以及镜头之间的切换。并且尝试通过实践加以掌握,同学们分小组共同合作的MV制作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电影制作的课程让我明白了课堂可以不局限于教室,教学可以超出课本而更贴近生活。通过自己动手拍照整理视频,我了解了很多实用的拍摄技巧,也提升了自己。

上午的数学专业课讲授的是多元微分学的部分内容,虽然以前已经对类似的知识有所接触,但这周的课程还是让我们收获良多。克里斯坦森教授的热情和活力点燃整个课堂,助教沉稳而磁性的声音深深地吸引了我们。对我们不懂的问题,教授和助教也会耐心地讲解,力求让我们牢固地掌握知识。下午的文化课更是拓宽了我们的视野,让我们掌握了更多在平时课堂里学不到的知识。英国的阶级介绍,制作影片的介绍,关于伦敦的介绍丰富了我们的知识,布鲁斯教授生动的讲解激起了我们对英伦文化的兴趣。在这之中我们被英伦文化熏陶,取长补短,受益匪浅。

课外篇

周五,我们来到了伦敦的The National Gallery,虽然由于时间的限制,只有短短一个小时参观时间,但这座世界上馆藏最丰富的美术馆及其包含的两千三百多幅西欧顶级画作依然给了我们极大的震撼。美术馆的收藏属于英国公众,因此其对公众免费开放。馆内藏品按时代分为不同展馆,从13世纪直到20世纪早期,中间是一些大师的独立展馆。如此集中地在一个大型展馆中观看如此之多的古典绘画珍品,让人感受到的只有惊叹!西方艺术画作对细节的写实还原能力、对人体的欣赏、对颜料的大胆使用,和绘画技艺的高超,都给了我们极深的印象。画外的事,一时之间,都无有所谓,沉浸在画里,任由美酒醉我一般。上千佳作游于脑海之间,本生就已无法抽身,仿佛被它们吞没。面对这些闪耀的名作,我们又得到了一次对绘画的认知与感悟。这种精神体验是相当难得的,也是受益匪浅的。

从前被称作“雾都”的伦敦,如今像是一个小说里才有的地方。天很蓝,云彩像纯净的棉花糖;四周的哥特式建筑,不高却棱角分明,信仰直插云霄;马路四通八达,不宽却能给人一种安全感……伦敦的街头艺术气息很浓厚,走几步就能看到弹唱的艺人。伦敦的鸟不怕人,趾高气昂地在街上游荡。印象最深的还是英国人的绅士风度。“Excuse me”,“Sorry”,“Thanks”是他们最喜欢说的话;有人来问路的时候,他们会很认真很细致地指路;在景点拍照的时候他们会主动停下来或者从拍摄者背后绕行;所有开车的司机都会耐心地等待行人先过马路,而且几乎从不鸣笛。

有江河的地方总是更为生动厚重的。泰晤士河是英国著名的母亲河,哺育了灿烂的英格兰文明。作为游客,初见泰晤士河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它穿过伦敦的闹市区,听过大本钟敲击的声响,见过伦敦眼高耸地矗立,见证了一座座桥梁横跨两岸,见证了伦敦塔上英国历史的兴衰记忆。数以万计的游客从世界各地慕名而来,游轮上的解说员也只好放慢语速以便让所有游人理解。它无疑是雄壮而又包容的,我却从中体会到一丝静谧感来。也许是因为河上高高低低的飞鸟,它们记不住河水中流淌着的历史兴衰,也看不见河水远途的展望,它们不知道游人为何而来为何感叹,只是与此刻的河水共存着,横冲直撞地穿过游人,飞往高处或伫立桥头。与这些飞鸟一起,我看见另一面的泰晤士河,我更愿意相信,它与英格兰的荣辱历史剥离开来,只剩这清冽的河水,轻拂的微风,展翅的飞鸟。它只在当下,宁静优雅地流淌着。

周日,伴着清晨第一缕和煦的朝阳,我们来到了剑桥,这个与牛津齐名的英国小镇。如果说牛津更富有生活气息,那么剑桥便是一个诗意盎然的圣地。沿着河道,熙熙攘攘的人群,享受着惬意的午后;来来往往的船只,泛起粼粼波光。蓝天、白云、绿树在这里浑然一体;游人、飞鸟、水凫在这里自得其乐。只有真正来过的人才明白,为何徐志摩当年在这里流连难返。乘着船在康桥的河里飘摇,我也曾想过成为这里的一株水草,享受这里的一切。每一朵云、每一棵树、每一缕骄阳、每一丝波光,全都相得益彰。用诗意形容这里最好不过,每一次康桥的诉说,都是诗歌的赞颂。

课余时间,我们来到了巴斯。巴斯(Bath)是英格兰西南部一个著名的旅游小镇,它因温泉和古罗马时代的古浴场遗址闻名。曾有人这样形容巴斯城,“若以酒来比喻,她就像是粉红香槟(Laurent Perrier Rose),外在细致优美,内在兼容并蓄着各种不同的味道,而这些味道协调均衡到近乎完美,尝上一口,你便会成为它的俘虏,喜欢上了,就忘不了,甚至回味不已。” 匆匆赶到巴斯,已是傍晚时刻,却更多了几分小镇的甜美,而少了些景点的繁忙。静静流淌着的Avon河、满目青葱的小山丘、嬉戏亲人的鸥鸟、神秘古老的罗马浴室、餐厅里风度翩翩的意大利绅士、酒吧外手舞足蹈的英格兰球迷……当夕阳斜射在高大威严的修道院教堂,漫步在石头城的蜿蜒街道上,典雅而美丽的英格兰小镇令人着迷与流连。

正值世界杯,整个英国都处于一种莫名的狂热当中。扑面的热风、街边的酒吧、列车上的人群,足球仿佛渗入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有幸在旅途的闲暇,偶坐在雷丁城市公园的树荫下,见证了一场学龄儿童的足球比赛。恰是周末,身着统一球服的孩童、热情专业的裁判、激动指挥的教练和场边无时不刻关注自家孩子的父母,一切构成了一个充实的下午。英国的足球氛围十分浓厚,走几步就能看到门口挂着世界杯参赛队国旗的酒吧,路上经常有陌生人攀谈英格兰队的表现。造访伦敦的下午,我前往了位于泰晤士河畔的斯坦福桥球场。浓厚的历史底蕴,犹在耳畔回响的球迷高歌,磅礴的球场内景令人心生澎湃。每个周末,这边都会发生令人神往的故事,或是狂热,或是难过,亦或是喜悦,五万球迷一直书写着属于自己的历史。写下这篇游记的前一天,英格兰挺进世界杯半决赛,彼时我正在巴斯街头,顿时街上充满了手舞足蹈的球迷,整齐振奋的高歌响彻云霄,我想,这边是足球的魅力,凝聚了你我,跨越了种族,将所有的矛盾融化,共筑成一个国家最坚实的力量。法国足球名宿坎通那曾有言道:“足球无关生死,但足球高于生死。”

来到英国也有一周时间了,印象深刻的有很多很多,中英文化的巨大差异给了我们巨大的视觉冲击,同时也让我理解了彼此的异同点。英国这趟行程带给我的不仅是知识,也是对各种文化的理解包容,最终形成自己的文化理解和世界观。十分感谢有这次机会让我们能来到英国接触不同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