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ddfc9c1164263dbbc07e26356cfd3fafb5424

人物白描:游宇榕 致远学院 2014级本科生 计算机科学方向

他从致远 ACM 班中的曾经编程零基础的“小菜鸟”,到成为别人眼中揽获廖凯原奖学金、唐立新奖学金、三好学生、校优秀毕业生的“学霸”,再到在计算机顶级会议上以第一作者发表论文,获得康奈尔大学、加州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博士全奖录取。他的致远四年中有迷茫有挫折,有眼泪也有欢笑,而始终不变的是他对自我与人工智能的孜孜探寻。

扎根:“‘墙’只是为了阻止那些不够渴望的人”

“你给我讲讲,什么叫真正的人工智能?”

这是游宇榕四年前致远学院入学面试时,梁阿磊教授问出的一个问题。游宇榕研究人工智能的理想来源于他高中时看过的一部纪录片 《The Secret Life of Chaos》,在其中他看到科学家们编写的程序能够在没有任何先验信息的情况下,独立学习控制和协调假人的关节力量使其自然地行走。当下人工智能这样强大的学习能力使他震惊,也让他意识到人工智能是可以被研究。怀着这样的向往,他报考了致远学院计算机方向,而面试时这个问题一下把他问倒了。这个问题就如同其他被哲学家们探寻了数百年的问题一样,看似简单,但如果要回答它,回答者要有对人类自身的认识和行为方式以及计算机科学有着清晰透彻的理解。这个问题让他意识到自己思维和认识的局限,不断催促着他努力向深处探寻。

和致远学院 ACM 班里许多其他同学不同,在大学之前的游宇榕没有任何编程经验。从零开始,他经历过程序设计课机考垫底,经历过在图书馆干一个周末仅解决了一次计算机科学导论作业,也经历过冥思苦想一整周才彻底理解一个定理。但对他来说最挑战的,并不是学业上的困难,也不是致远学院大一大二每年“qualify”考试的压力,而是逐渐滋长在心中的自我怀疑:“我有什么能耐可以在 ACM 班生存?”他曾担心努力却仍难以追上同学的步伐,担心自己没有学计算机的天分,怀疑自己的梦想仅是空想。

调节心态不是易事,但因计算机科学那独特的魅力和他对人工智能的向往,他渐渐学会了沉下心去享受每一门课程,而在这过程中自我怀疑也随之消失了。致远学院经过多年沉淀的培养计划精准、科学,大一大二的基础课深入浅出,计算机科学导论、数学分析、高等代数、抽象代数、算法设计等课程使他领略到计算机科学的精妙,培养了他缜密的逻辑,也使他掌握了扎实的数理基础;大三大四计算复杂性、自然语言处理等课程使他能够深入计算机科学诸多领域进行探索。四年来他始终以高标准来要求自己的学习,力求学得最扎实,思考最深刻的问题。在这四年的学习中,他的优异成绩、学院丰富的奖学金给了他莫大的鼓舞;他也克服了零基础于编程方面落后的问题,PPCA 时自己设计位列班级第二的贪吃蛇 AI 、大二编译器课自主编写通过所有测试的 Mango 编译器使他对自己的编程能力有了极大的信心。在致远的这段时光为他未来的科研道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让他看到了一个勇敢的自己,学会淡定地面对挑战。

生长:“做热爱的事情让一生无怨无悔”

在大二大三时,他与两位图灵奖获得者 —— 姚期智教授与 John Hopcroft 教授的接触对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16年初,姚期智先生应邀来到致远学院与同学们座谈。座谈中姚先生和同学们聊起了对学习的感受和对未来的计划,其中姚先生的一句话令他印象深刻。姚先生勉励同学们一定要保持一种警觉性,就是要在这本科四年的学习中不仅仅是学习,更不要功利地学习,而是要去发现自己的热诚所在。而在16年年底致远学院为计算机方向首席教授 John Hopcroft 荣获 2016 年“中国政府友谊奖”举办的祝贺晚宴上,他问起 John 对于本科期间的学生有什么建议时,得到的回答竟然与姚期智教授惊人地一致:“You live only once, do what you want.”

受到这样的勉励,他开始关注计算机各个方向的科研在做什么,发掘自己的兴趣。当有一天他看到一则新闻在介绍研究人员使用深度增强学习设计出能够独立学习玩 Atari 并达到人类水平的人工智能程序时,他瞬间回忆起了高中时看过的那个纪录片:这不就是自己想研究的东西吗?一种不需要太多刻意的设计,却可以自主学习新技能的系统!

带着这样的热情,他在大二暑假加入了卢策吾老师的实验室开始了对计算机视觉和增强学习的研究,并分别在大三暑假赴斯坦福大学 AI 实验室,大四暑假赴康奈尔大学进行相关领域的科研实习。这一年多的科研经历使他成长 —— 从一开始满怀着激情进入实验室,到处处碰壁找不到前进的方向,到理解科研本身就是寂寞之路,用平常心面对其中的苦与乐,再到得到导师与学长们的认可,以第一作者身份在 BMVC 与 CVPR 发表论文,他逐渐体会到探寻未知的幸福。

除此之外,他也不断探寻着自己科研以外的志趣。他曾是致远学院辩论队的一员,辩论那对于问题本质的探求深深吸引着他,也促使他学习了休漠的怀疑论,罗尔斯的正义论等等哲学思想;从成年开始,他规律地进行无偿献血;他热爱长跑,大学期间完成了上海国际马拉松 10km 、半程马拉松等长跑项目。这些活动令他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和不一样的自己,让他对于生命的意义有了更深的探寻。

思源:“黑暗中很多人拉着手一起走的时候,那是快乐,那是勇往直前”

题中是游宇榕在上第一节“学子讲坛”课程时,俞勇老师和同学们说的话。在致远的四年中,他的身边一直不乏关心支持他的人:家人支持和理解他毅然转入致远的决定;俞勇老师对班里五名零基础同学格外地关照,安排专门的助教为他们答疑,每学期专门与他们谈心,在学子讲坛上给他们“压力”与“动力”;致远学院的思政老师在他迷茫的时候与他促膝长谈,用往届学长学姐的经历鼓励他;班里的同学们,对他有问必答,甚至专门抽出时间为他耐心讲解……他很感激交大和致远学院的培养,感谢四年来朋友、师长的关怀与帮助。交大 “饮水思源,爱国荣校” 的校训深刻在他心中,他也在临毕业之时不遗余力地参加了数次经验分享活动,为低年级同学的学习、科研以及海外申请出谋划策,将自己的思考传递给更多的学弟学妹。

他说,其实游宇榕这个名字来得十分直接,只因他家中三代所住的宅子旁有一棵千尺高的参天榕树,故得名“有”宇榕。长大之后他才逐渐明白,这样简单的名字中蕴含着父辈们对他能够向下深扎根、向上广生长的殷切希望。现在,他获得了康奈尔大学以及加州理工学院的计算机科学博士项目的录取,并最终决定赴康奈尔大学继续人工智能的研究,相信他必将在今后的科研道路上继续乘风破浪,一往无前。

转载自:http://news.sjtu.edu.cn////ztzl_qczj/20180628/781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