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c0cf39b3cbd32929f5fa7ef23a6f518ac4373d9

5月10日下午,上海交通大学讲席教授、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中国环境科学学会水环境分会副理事长孔海南做客致远学院“致远沙龙”,对话青年学子,讲述三十余年日本求学、国外研究与回国发展的故事。本次讲座紧扣习近平总书记5月3日对青年学生强调的“励志勤学、刻苦磨炼”八字箴言,激励致远学子树立与当今时代主题同心同向的理想信念,在激情奋斗中绽放青春光芒、健康成长进步。

莘莘学子,匠心造梦

寒门学子,非得以“苦”作舟方能泛无涯学海,这便是孔教授的真实写照。

自文革后恢复高考,孔教授百日冲刺,自学初高中课程,在录取率仅为千分之二的情况下成功考入大学。毕业后,他感慨于鸭儿湖工业排污问题无计可施,因此渴望跨出国门,寻求突破。于是他半年自修工科,学习日语,获准出国深造。孔教授就像一块从不会饱和的海绵,源源不断地吮吸新知识,充实自己。一个月自修硕士基础及专业课程,两个月自修博士入学科目,孔教授的求学之旅一直都处于“赶路”状态,而这一路,荆棘丛生,饱含辛酸。

孔教授曾在国立山口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事实上,他工作的国立研究所到这学校距离超过一千公里。日本一位记者曾这样描述:“为攻读博士学位,每月两次、连续倒七次普通火车、单程22小时从筑波到宇部山口大学,这样拼命的学者在日本恐怕看不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学生,背着煎饼、水壶、书本在通往梦想的火车上来回穿梭,一周只能睡5个晚上的觉,一年半的时间体重从140斤下降到112斤,最终三年准时毕业,拿到了其他学生四年才能拿到的博士学位。车站通宵难眠,于是孔教授便在车上翻译了英德日语水处理专业对照词典,前后仅用两年。在他淡然的讲述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位科学家坚韧不拔、求真务实的学习态度和严谨细致、踏实认真的科学精神。

“励志勤学、刻苦磨炼”,青年在成长和奋斗中,会收获成功和喜悦,也会面临困难和压力。要正确对待一时的成败得失,处优而不养尊,受挫而不短志,使顺境逆境都成为人生的财富而不是人生的包袱。求学与做研究的这三十年,孔教授白发丹心,把自己磨成了一把湖泊污染治理的利剑。

热爱科研,心系家国

1987年到2000年,孔教授在日本国立环境研究所环境部等工作13年,成为日本与中国环境事业交流的桥梁。在日本从事湖泊研究期间,他密切关注国内河湖流域水生态环境问题,时常回国进行研究交流,并在重要研究院和大学任研究员,介绍日本的重大专项制度和其他先进技术。

2000年,孔教授意识到国内的环境治理问题严峻,当即决定回国任职。他意识到国内环境问题正逐渐发展为社会问题、经济发展问题,形势紧张。此外,他不想再“给人打工”,“想自己当老板”。最关键的一点是,国内水污染治理花去重金仍收效甚微,继续投入资金也是枉然。在建好国内的研究实验室与基地后,他放弃在日本的稳定工作和丰厚待遇,正式来交大报到,进行湖泊河流研究工作。

第二年孔教授开始给中央领导汇报我国湖泊富营养化问题,称湖泊富营养化防治工作非朝夕能完成,需付出十多年努力。他心系家国,一腔赤诚,将水环境治理提升到国家项目,誓为祖国的环境建设奉上绵薄之力。

回到交大后,孔教授代表学校成为国家重大专项专家,牵头国家重大专项课题——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但国拨科研费却滞后一年半之久,团队成员又无力垫付巨额经费,幸获外部资金支持才得以继续该项目。由于孔教授主要将精力放在国家重大专项的前期工作,到2006年底,其团队连续三年未能全部完成学院“横向创收经费”的进校经费指标,因此给予“降职降薪”的严厉处分。争取国家重大专项,这既是难得的历史机遇,也同样充满了曲折。

洱海研究,彻响耳畔

2014年随着电影《心花怒放》的热映,由郝云创作的主题曲《去大理》翻起一阵去大理的热潮,并获得年度金曲。洱海水质优越,生态环境良好,引得许多都市人迁至洱海边。水光万顷开天镜,山色四时环翠屏。随着洱海新雾霾移民的激增和旅游人数暴涨,洱海生态环境早已不堪重负。

紧接着,孔海南教授为大家简略介绍了“水专项”的诞生以及洱海治理过程中的波折。从几次进京汇报到实地调研踏遍大理洱海的每一个角落,七年终获总理批示,带领团队十年耕耘终使洱海重现往日风光。2004年和2005年,孔教授两次心脏病发作,洱海海拔2000米,实不宜工作。但他执意要做完这个花了六年才申请到的洱海项目,并亲自牵头推进。

这十七年里,孔海南教授日渐年迈、身体状况下降,经历了两次心脏手术,切断了七根迷走神经,却依然守护洱海之滨,老人与海的约定,牢牢刻在他的心里。

近年来,洱海流域经济发展和人口增长速度加快,而经济效益倍增也意味着污染的放大。作为项目的负责人,孔教授带领着攻关团队,投入到洱海保卫战中,既参考国外治理苏伊士河等的方法,同时又开发了新的生态净化技术。孔教授和他的团队用10年积累、5年实践、3年攻坚在洱海获得了丰硕的治理成果。要让洱海水清、岸洁、柳绿、民富,是的,他最终践行了这一诺言。

中央电视台于“新闻联播”黄金时间里,在十一五水专项33个项目中,选择洱海项目作为唯一代表,作为重大科技成果进行了专题宣传。《人民日报》、《科技日报》、《中国环境报》、《云南日报》等均大篇幅报道。

“立此存照,过几年再来,希望水更干净清澈。”习大大去洱海了,这就是他的洱海之约!习近平2015年1月20日上午来到洱海边的湾桥镇古生村了解洱海生态保护情况,走上木栈道,湖水荡漾,苍山云绕。习大大向往洱海,舍不得离开洱海,他叮嘱一定要改善好洱海水质。在洱海水质变清、环境变美的背后,是孔海南教授和他的团队扛起了大旗,演绎着“老人与海”的故事。

思源致远,砥砺前行

孔教授艰辛的求学之路让无数致远学子动容,他节衣缩食,省下学费,单程22小时倒七次车,目标坚定便只管风雨兼程;他不顾行政压力,坚持说真话,争取水专项;他抱病驻扎在洱海,坚持十余年……这就是学者的匠心精神。

现场访谈互动中,针对同学们的提问,孔海南教授进行了全面而详细的解答。

有学生问到是什么动力让他不惜往返跋涉一千多公里求学,孔教授首先讲到受教育的权利,这是基本的人权,但受教育的机会不是人人都有。因此一旦有了机会,他便会牢牢抓住,更愿付出十倍的努力,并在掌握了进修的知识和技术后去回馈祖国。如今受教育的机会不再稀缺,但我们仍需传承孔教授的“海绵”精神,扎实求学,不断充实自己。

一位生命科学方向学生问及洱海治理中生态学与生物技术的应用问题,孔教授说他本身就是生态工程学学者,在展示的洱海案例中采用的都是生态和生物治理的办法。现在的中国不是治污、堵污的时代,山水林田湖讲究生态总体平衡。洱海的治理中,同时用到了生态工程学、生态学、生物学,这些都是环境里最根本、最重要的学科,坚定自己的信念就好。

最后,孔教授分享了在治理洱海前做的立项和调研中发现的一个真理,即环保问题不是只搞技术就行,很大程度上是管理问题、老百姓环境意识问题、法律欠缺问题,要多和政府、老百姓打交道。在他的回答中,我们看到了一个睿智的学者对于环境问题的深刻思考——他认为政府主导、依法治国、科学支撑、全民参与这四个要素,在环境治理的问题上缺一不可。最后他还勉励致远学子不仅要学术有成,还要认识中国社会,这样才有可能毕业后服务社会,否则会矛盾重重,再好的学业也可能是枉然。

承担着培养拔尖创新人才使命的致远学院,始终关注致远学子成才成长,重视引领致远学子树立深厚的家国情怀与远大的人生理想。从青年时期踏上求学之路,拓荒水环境工程,到如今牵头重大水专项治理项目,孔教授一路披荆斩棘,无怨无悔,汗水终化为笑颜。这位洱海守护者,用三十多年的辗转求学和不懈的科研精神,为致远学子上了一堂生动的励志课,更为无数的青年人带来思考与感动。匠心学子,年轻人的榜样,我们前行的力量。

学生感悟

2016级计算机科学方向的楼兰感慨于孔教授心中对洱海的无尽牵挂:“最后谈及大理如今过快的发展,危及洱海生态时,孔教授言语中透露出的是无法掩藏的忧伤与痛心。洱海如同孔教授的孩子,自己的心血遭到破坏,如何能保持镇定?希望能有一代又一代的治水人,接下孔教授的重担,守护洱海,守护这片宁静与秀丽。”

2015级生命科学方向的张睿涵听完讲座后也是受益匪浅,对学习有了一番新的认识,“孔老师认为‘受教育的权利是基本的人权’,这句话让我深有感慨。我们致远学院的同学,享受着优质的教育资源,能够在课堂上与国外的学术大师面对面沟通交流。有时我们以为自己成绩优异,所以可以理所应当享受这些,其实不然,对于知识我们要时刻保持饥渴的状态,扑在书上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

“我离‘认真’二字还差的远”,2016级物理学方向的姜博放,“从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只知道他是交大人传颂的‘洱海爷爷’,不曾了解他这一路的辛苦。或许,辛苦二字已经不足以概括这个曾每周不眠不休千里求学的学子,弃外国教职毅然回国的教授,带心脏病坚持工作数载不殆的交大人了。所谓拼命,不过是赌上一生给祖国一个交代。为什么读博?不过是抓住每一寸机会,减少一分污浊的愚昧,还祖国一片清澈的洱海。他说:致远人更需要励志!励什么志呢,不过是祖国需要你罢了。每个致远人,心中都有一片洱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