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2bf52b7d3d62ee2bec8828e6d93268747c99fd

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大赛,参赛队伍遍及哈佛、斯坦福、麻省理工、加州理工等世界一流名校,被称为“世界上最聪明人的比赛”。作为ACM队“总教头”,上海交大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俞勇教授,20多年来率队6度斩获大赛金牌、3次将全球总冠军带回中国。在这位全国师德标兵眼中,如何调教这些校园里“最聪明的人”,远不止一个育才问题,更不是送上领奖台即可,而首先是一个育人问题。

最近高等教育界流行一段话:有德有才是精品,有德无才是次品,无德无才是废品,无德有才是危险品。而这支程序设计中国“梦之队”出自俞勇带教的交大计算机特班,不仅招收最强大脑,操作最强电脑,更拥有最强人心。

一顿晚饭,引发教育观更新

15年前,大洋彼岸的美国传来令人兴奋不已的喜讯:上海交通大学夺得第26届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冠军。当年,这不仅中国史无前例,就连亚洲也无先例。那一年,从华东师大计算机专业硕士毕业的俞勇已带队参赛五六年,他向学校申请创建了ACM班,矢志为中国培养计算机领域的世界前沿科学家。之后,这个入学时优中选优的“最聪明班级”,又组队两度夺魁,成就“三冠王”。

然而,头脑和电脑不是全部。有一次,俞勇率队赴我国台湾参赛,当时必须途经香港换取“入台证”,因转机航班不顺,整整一天舟车劳顿,到晚饭时师生们都已饥肠辘辘。好不容易围坐用餐,一道道菜式上桌,只见有学生每每将旋转台面转到自己跟前,大吃特吃,毫无顾忌。

俞勇当即善意指正。学生的回答令他吃惊:老师,从小到大都没人告诉我不可以这样做。“错,也许不在他们。”俞勇说,前辈经历了太长年代的挣扎与期待,寄望于下一代的东西太多、太沉,于是学生学习的目的只是为了完成长辈意愿,而长辈意愿往往只要求孩子考上理想大学——只注意学习成绩,而忽略品行和人格教育,最终虽然考上“理想”大学,却未必能实现远大“理想”。

从那顿饭开始,俞勇这个“上海市教学名师”也大幅更新了教育观。“老师首先也是‘学生’,知己知彼、读懂他们才能做真正的老师。”如今,ACM班给从课程设置到培养模式根本不涉及竞赛内容,而是从“知识+能力+素质”全面培养,“竞赛”只是变为一种检验。“事实上,在背后支撑知识和能力的力量必须更加强大。”

一对一面谈,眼光最“毒”也最“独”

这些天,他为啥从教室前排坐到了后排,她又为啥总爱坐在角落里?从眼神到步态,俞勇阅人无数,细致入微。

学生们都说,俞教头的眼睛很“毒”,有事总瞒不住他;眼光也最“独”,特别注重个性化教育和引导。同时,学生还觉得和他没有“代沟”,什么事都可交流。对此,俞勇甘愿苦口婆心做保姆,“不观察他们,不了解他们,说出来的话和他们想的不沾边,怎么把他们教好呢?”

大四时,俞勇和学生们吃饭,身旁那位女生小罗拿到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入学通知,她问:“俞老师,当初为什么还是要了我?”俞勇直言不讳:你高考裸考进校,并非自主招生,确实是经过思想斗争最后时刻才被圈定进班的。“记得面试时,你说过并没有计算机基础,但对任何新东西好奇,只要有兴趣就很专注。”

与入学一一面试差不多,俞勇至今保持着少有老师做得到的习惯:每年暑假初的小学期都要花差不多两周时间,与班上每个学生一对一面谈一次,从早到晚,定时定点,可谈优点,更谈不足。这学期,两个班48人,也都将一一面聊。

如今的女学霸小罗也正是大一时那次面谈,改变了她的人生走向。在中学原本数一数二,到大学“倒数”过来,甚至出现不及格,她愁眉苦脸“咋不会读书了呢”,甚至提出离开特班的想法。

俞勇还记得那顿抢菜吃的晚饭,“我们的孩子,在中学时是竞争关系,但大学里应该是团队关系。”俞勇告诉她,解不出、做错了的题,不能不告诉同学们,默默压抑会恶性循环;同样,也不是简单地问同学:这题怎么做;而是应该把思考的过程告诉同学,诊断在哪里出了错,这样才是学会分享、互助互利。

第二次面谈,俞勇发现小罗笑颜以对,“我就放心了”。毕业时,女生最终放弃了顶尖名校的录取函,而选择了华盛顿大学图形学专业投身动画,因为她找回了从小的梦想:画画。

你上我评,独一无二“学子论坛”

除了课堂外的育人功夫,课堂上的俞勇也是对一无二。每个新学期伊始,计算机系新生们总是惊讶发现,俞勇给他们上的第一课,居然不是编程,也不是ACM队三度加冕的辉煌。俞勇讲到“黄埔军校”,孙中山先生希望创建革命军,挽救中国危亡。而这个交大办学特区“致远学院”的计算机试点班也是“新黄埔”,只有中国自己的计算机科学家,才能振兴中华、再次崛起。“老黄埔的校训是‘亲密精诚’,而我们的班训是‘携手·超越’,手拉手一起改变世界。”

令这位全校“最受学生欢迎教师”自豪的,还不是第一课,而是在全院四年本科总结评教时永远前三、印象最好的一门课:“学子论坛”。这门课无关计算机,大一大二4个学期各开一次,主讲是每一个学生,俞勇则是随堂做着听写笔记的“点评专家”。从天文、地理、史学、文学、体育、时政到经济,从选择题材、内容收集组织、上台演讲、提问讨论到互评成绩,全是学生“自编自导自演”。

最近一次“学子论坛”,有学生抛出褒贬不一的曾国藩人物话题,俞勇从正面循循善诱,不放大阴暗面,“可以学学他屡败屡战,不怕输不认输”。一位学生这样评价:“这一切对话,不过是发生在一间小小的教室,但讲的人也好,听的人也好,大家都早已飞到了很远的地方。”

俞勇尊重所有的人,也要求学生尊重身边所有的人。他常常告诫学生一句话:打扫卫生的阿姨也许和你的成败有关。每次带队到世界各地比赛,都有曾经的队员自费到赛场给他们加油;平时训练中,更有已经毕业的老队员从世界各地邮来资料;而后来的一届届学生,只要亮出ACM班“名片”,联系上各地学兄学姐,哪怕只是电邮,从未谋面的学长都是有求必应、绝对帮忙。这就是ACM班的人心所向,也是俞勇的师格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