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在大学时代求学,都会得到老师的教诲,并产生不少感悟,可能在我们每个人离开大学校门的时候又或多或少的会留有一些遗憾,比如我们会发现自己在学生时代有一些梦想还没有实现。后来,我们中有些人成为了教师,在教书育人的过程中又有了一些新的感悟。在上海交通大学有这样一群人,从2008年开始就在一起讨论:能不能以一种特殊的形式,把我们在大学以及在当老师时的那些遗憾补起来?那些没有实现的梦想,能否在现在的新形势下实现?我们在吸纳了不少国际国内的先进的教育经验之后,能否做到“去粗取精、去伪存真”?

上海交通大学的拔尖创新人才培养基地的名称是“致远学院”,其中“致远”二字来源于江泽民同志在2006年交通大学110周年校庆时,回访母校时的题词——“思源致远”,“致远”是上海交通大学的一个品牌,同时也是交大人的精神追求,因此上海交大基础学科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基地就以“致远”命名。

本文主要从三个方面来阐述致远学院从创建到现在,历经5年时间里对于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探索与实践。第一个方面是上海交大培养创新型领袖人才梦想的来源。第二个方面是我们如何在非常艰难的情况下去一点一点地追逐这个梦想。第三个方面是我们对未来的思考与展望。

一、致远学院的人才培养目标与定位

上海交通大学是我国历史最悠久的两所大学之一,1908年我校唐文治老校长在任的时候,提出学校应“造就领袖人才,分播吾国,作为模范”。因此,“培养领袖型人才”是交通大学的历史使命。

目前中国正处于转型发展时期,最需要的是创新型人才,所以我们认为现阶段交通大学培养人才的使命就是要培养创新型领袖人才。在大家的心目当中,交通大学是一个理工见长的学校,从2007年开始,我们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在这样一个理工传统非常强的大学,如何走出一条培养理科人才的全新道路。从2008年开始,我们在校内外做了深入的调研,逐渐形成了一些想法,我们希望构筑一个创新型人才培养的特殊基地,能尽快给全国热爱科学的拔尖学生创建一流的环境,为祖国培养未来的学术大师。

经过近一年的探讨,2008年10月,学校正式启动交大理科班项目。我们的愿景是要培养具有扎实的数理基础、人文情怀和创新思维的创新型领袖人才。我们希望经过若干年或者是数十年的努力,我们的毕业生能达到国际顶级大学的前5%的最优秀的学生水平。我们希望我们十年以后出自“致远”学院的毕业生,能够在一流大学任教或者是在顶级的研究机构进行科学研究,20年以后希望若干学生成为世界最优秀的学术大师,这是2008年我们对致远学院学生培养的定位。

二、致远学院培养创新型领袖人才的实践

(一)致远学院的初创与使命

实践初期,我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生源问题,致远学院如何吸引最优秀的学子?交大的学生质量都非常高,但是很多学生来交通大学并不是冲着交大的理科来的,因为在大多数人的心里,交大的理科明显弱于工科。

从2009年5月开始,我们在校内外做了多次宣讲,用激情、梦想和先进的培养理念,从全校大概4000名学生中,吸引了几百名学生,经过非常认真的面试,从中选出31名学生。这些学生来自交大一年级的各个院系,他们的基础完全不同,我们在2009年的暑假用了整整50多天的时间给这些学生补课,对基础学科的课程进行了加强。与此同时我们还从2009级的新生中选拔25名学生设置了一个班,这样致远学院同时开设了两个年级。理科班的特色和挑战是数、理兼修,我们希望学生有扎实的数学和物理基础,但又不是单纯的数学叠加物理,而是数学和物理进行整合的新的设置,在数学和物理中,主修一个,辅修一个。这样的设置是为了让学生在将来有一个学科交叉的培养背景。另外,我们改革了传统教学侧重的方面,更加突出能力培养,在教学形式上注重小班研讨,将班级容量设置成二、三十个人的小班,且每个学生都配有导师。这样的一种模式,对学校的老师也是一个巨大的吸引,不仅吸引了一大批交大的教授,还吸引了一大批全球范围内对人才培养特别有兴趣的学者。这些教授加入之后,面临的一个新问题:因为每一个教授特别是那些来自国外的顶级教授,每一个都有自己推崇的教育理念,理念的统一过程成了一个艰难的、甚至是非常痛苦的过程,我们经过了20多次激烈的讨论甚至是争论,终于逐渐达成了共识。

除了师资外,学生的挑战也非常大,最初,他们对这种全新的模式完全没有概念,因为这样一种创新的教育模式即使在国外也没有。在最初适应的阶段,他们感到彷徨,甚至不知所措。我们不得不一次次与学生沟通,为了尽快给学生营造一个创新的氛围,我们突破了院系学分的框架,制定了一个全新的交叉培养方案。我们非常重视学校的顶层设计,因为我们认为致远学院不应作为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基地,应该得到全校的支持,不应当设置自己专任的教师队伍,而是从全世界、全校的优秀教师中去聘请师资,为了充分的协调,这就要求全校师资都要对致远学院进行支撑,并且由我来兼任致远学院的院长。

2009年,我们逐渐形成了“致远”的人才培养使命:培养具有批判性思维能力,知识整合能力,沟通协调能力,多元文化理解能力以及全球化视野的创新型科技领袖人才。

(二)七大创新举措

第一个举措是师资队伍建设。致远学院汇聚了全世界最好的老师,建立了国际一流的师资队伍。在致远学院,所有的课程都由世界顶级的教授或全校各个院系内最好的老师亲自讲授,这也是从学校顶层设计的一个好处。我们通过人才引进的方法在全球选聘国际的一流老师,组成几个讲师团。

例如在数理科学方向,我们汇聚了校内的“千人计划”学者、长江学者等专家,以及校外的包括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内的一大批国际知名学者。他们都是全世界数理领域最顶尖的学者,由他们去给学生上的数理课程,尤其是导论课。国际学者还开设了研讨课程,包括学生的导论课等一系列前沿课程。生命科学方向我们也汇聚了全世界范围内一批最好的老师,并组建了一个海外专家教授的核心课程教学团队。

我们特别重视导论课,导论课是给学生在一年级介绍关于这个学科完整蓝图的一门课,例如针对生物学导论,我们就组建了一个由海外专家和校内专家组成的团队,共同构成了细胞生物学的教学团队和遗传学的教学团队。其他学科也是由世界顶级的教授和校内最好的教授来一起来为学生上课。计算机科学方向是从全世界找到最好的讲座教授团,讲座讲授团的成员每年至少来学校一个月的时间,主讲一些课时和指导学生的课时研究。吸引全世界最优秀的教师资源参与到致远的人才培养中,是学生培养质量的根本保证。

第二个举措是实施特色的培养方案,突出课程教学和学科交叉。之所以这样的设计,是因为目前中国的基础教育使得学生特别缺乏批判性思维和创新能力,而且传统的大学教育把学生限定在某个专业,难以实施学科交叉。我们虽然设置了生命科学方向,计算机科学方向,但是我们强调这个不是专业,而是模块,我们的目的是将学生培养成为学科交叉型人才。

第三个举措是在课程体系上给予学生充分选择的机会。学生选专业一年结束后还可以再来选择,二年级结束以后还会再举办一次选择的机会。通过这样的选择,最后致远学院的学生都能非常成熟的考虑自己做出的选择,这也是致远的学生在后来对于他从事的研究领域特别喜欢的原因。对不同年级的学生我们采取了不同的方法,比如从大学一年级开始就要求学生去阅读经典的论文和最新的文献并参与讨论,二年级的时候就能与国际上著名的物理学者面对面地交流科研的进展,每年暑期都举办暑期研讨班,四年级的时候有毕业论文的研讨班,另外学生还要参加大量的学术会议和大师的报告。我们注重导论课程的学习主要就是因为我们希望从一开始就给学生建立一个整体的图像,同时学会最先进的教育技术的应用和教材的建设。

由于老师流动性较大,且均有各自的风格,为了确保教学质量,一方面我们设计了严格的教学大纲,另外我们开始建立自己的教材体系,现在已经出版了第一份致远教材体系《Computer Science Theory for the Information Age》,该教材体系出版后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应用。我们还对每门课进行全程录像,致远学院的学生可以随时上网对课程进行预先学习,这就是所谓的翻转式的学习方式,学生可以先看录像然后再带着问题来听课。

举措四是导师言传身教的个性化培养。这包括兴趣的探索、确定选题、毕业设计以及学生的联合创新实验室,这些对学生的个性化培养都起到非常好的作用。另外,每个学生都有高水平的专业导师,师生的密切接触,老师的言传身教才能保证学生个性化的培养。在中国,吃饭是一个很重要的文化组成部分,所以在致远学院特别鼓励老师和学生一起吃饭,学生在生活上、学习上遇到的问题都可以在饭桌上跟老师进行沟通,现在很多饭桌上提出的想法已经变成了高水平的科研论文。

举措五是营造浓郁的创新的学术氛围,激发学生的创造性和潜能。在致远学院,由于学生有着不同的学科背景,学生与学生、学生与教师、学生与拜访者之间往往有更多的交流。另外在致远学院旁边的同一个楼层上还有一个自然科学研究院,在这个研究院的20多位杰出青年学者都是从国外学成归来,从事最前沿的跨学科研究,与致远学院共享一个物理空间。每周致远学院都和自然科学研究院共同举办沙龙。学生常说致远学院是一个大师出没的地方,因为他们经常在不经意间,身边坐着的就可能是国际上最有名的学术大师。致远学院最主要的使命之一就是通过独特的学科交叉环境与氛围激发学生的求知欲和创新潜能。美国科学院院士Swinney教授来访后感慨:“这里的教师、学生、组织管理以及氛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令我回忆起1978~1982年适值美国经济蓬勃发展时我在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度过的黄金时光。”

举措六是使用滚动的学生选拔制度。每年致远学院分三次招生,第一次是优先招生,第二次是在高考录取时候招生,第三次是在学生大一年级结束时招生,这个招生面试分别面向保送生、录取的学生以及调整专业的学生。这样的选拔机制保证了致远学院的学生一直处于创新激情推动下的氛围中。在与中学合作培养方面,交大探索的是全方位创新的培养方式,2009年致远开始在全国的中学中成立早期人才培养基地,目前已在全国16所中学中建立了早期培养基地。

举措七是重视养成教育。个性是什么,是养成以及感恩的教育、鼓励与全方位的发展,因此养成教育是致远学院特别注重的,此外还有大量的社会实践课。上海交通大学现在的人才培养模式已经转变为知识探究、能力建设和人格养成“三位一体”的人才培养模式。致远的研讨式教育极大地提升了学生的思辨能力。

三、致远学院的经验启示和今后的发展道路

致远学院2009年开设了理科班的数理方向,2011年开设数学、物理、计算机和生命科学四个方向,2013年将增设化学方向。

以往,我们人才培养项目,其成功的标志往往是该项目中的学生是否去了国外的顶级大学深造。在2009年设立致远培养模式时,我曾提出:致远学院能否将顶级的学生留在中国?在致远学院,我们实现了这一梦想,致远一期毕业的29名学生中,有14名优秀学生选择留在国内,15名学生去了耶鲁大学等国外顶尖大学。致远二期毕业的55名学生,分为两个方向。28个数理方向,27个计算机科学方向。其中24名研究活跃的学生选择了留在国内,29名学生前往耶鲁等世界一流大学深造。

致远学院的初步成果使我们认识到,现在浓郁的创新氛围和独特的学科交叉环境已经初步形成,学生的创新意识和潜力得到了极大的激发,突出能力的建设取得了显著的效果,致远学院作为上海交大的引领者和示范者的效应已经开始逐步显现。致远学院培养的学生是具有交叉学科背景的创新苗子,不同学科学生间思想的碰撞极大地激发了学生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作为致远学院办学效果,我特别重视学生的感悟,有很多学生感悟说:是致远学院让我更近距离的靠近科学,并真正找到了一条实现人生价值并值得我一直努力的道路,而不仅仅是梦想。这在整个交大中的示范和辐射作用是很大的,一方面大量的老师来授课和观摩,另一方面我们积累了很多教材和大纲,在全校产生了示范和引领作用。

未来,我们还需要在以下几个方面努力。首先,我们需要多渠道进行招生宣传,因为我们发现致远学院的人才模式没有被更多的中学了解。另外,在师资建设上设立了致远特聘讲师系列,通过一系列举措为积极争取更多的学生选择留在国内创造有力的条件。第三,进一步加强人文教育,因为学生的人文素养是最终能够成为领袖非常重要的环节。第四,打破学科的局限。学科整合的教育培养模式是培养创新型领袖的发展趋势。

最后,笔者对“交通”这两个字的来源稍作说明。“交通”这两个字是来自2500年前中国古代第一部哲学著作《易经》里面的一句话,“天地交而万物通,上下交而其志同”,它蕴含的是一种治国理念,也是交通大学的办学之道,更是一种大学精神的体现,真正让交通大学戮力同心、思源致远的,正是这种对大学精神、大学存在之根本意义的不懈追求。

文章来源:《创新人才教育》 2013年第9期 总第3期